第十七章 - 公平的契約

「神阿,我執意與他在下一世相愛,這並不是罪。」

-

那是很短暫的,因為煞車線燒壞的第二世,和,因淚而殘缺的左眼,與那迫於地獄的畏懼,心靈裡的忌妒與扭曲橫行,第三個夜,膽顫心驚,記憶魚貫進入腦海,阿、死了。

-

「姊姊!姊姊!」我看著病床上蒼白的雙唇,因為車禍而成為植物人,永遠都起不來,不會像從前那樣拍著我的頭,也看不到姐姐和少爺那樣幸福的笑了。

我是斐,今年二十二歲,繼承了上一世的記憶,說起來也好久了...那是幾百年前的事......

 

「神阿,我想在當那個人的戀人,我想到一個沒有君主法治的世代,我想與他攜手共渡一生,想和他再一起。」

這裡是天庭的審判,神的嘴角微抽了一下,記憶有些模糊不清。

「你們的緣盡了,投胎去過新的人生吧!放心,愛有如花冠上的露珠,只會逗留在清純的靈魂裡,我還看得到你澎拜的愛仍存在,別囚在上一世,你已經死了,與他無緣了。」

明明還在的...少爺答應我的......

「...我...儘管花多少時間,也想和他生在同個世代,求求你了,不要把我們拆散...我...一無所有了......。」

少爺,你等著,我會回到你身邊的。

「你的掛念這麼深...為什麼還能進入天庭審判?唉,即使硬把你們兩撮合,最後也會不歡而散,這就是結果論,你們就這樣吧,好聚好散,人生本是如此,分的多聚的少,下一個......」

「我不要!我們還是會很相愛的!只要神願意給我一次機會,我會證明的!」

我的愛還活著,只要還有明天,那就是我的未來,如此瘋狂的我大聲嚷。

「...真是難的一件的有情人,好吧!我給九百年的時間,去仔細思索你現在在這的一番話,若到時候的今天你那堅定的信念所動搖,我就讓你下凡去......」......

 

果然這緣分真的不好等,輪迴轉世,卻還是陰錯陽差,這就是不歡而散嗎?點滴聲弔詭響著,還有媽媽做手工業的小零件聲,落地窗的光照進來,原來這悲慘的顏色這麼熟悉,生命現象宣告終結,眼乾巴巴的瞪著屍體進入火化廠,如果可以,多麼希望少爺你也能帶著我的愛一同陪葬,這是與神的賭局,一場無法勝利的結局,有點不甘心,如果我是姐姐就好了,我就能光明正大的和少爺在一起。

「姊姊...你...為什麼要當我姊姊?」我站在病床前這樣問著她,她睜開那雙好似積了細小灰塵的眼,是不是有許多疑惑?

「為什麼是你......」我帶著不爭氣的眼角,淚因重力而往下降。'

「我明明比你更愛他,從幾百年前就是!你什麼都不懂!不懂我受的苦!不懂當初我與少爺信誓旦旦的承諾!你...你明明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配擁有......現在是想把責任都丟給我嗎!?我才二十三歲阿......」

雙手抹過臉奪去光,我的希望之光如同狂風中所剩無幾的燭光,這些怨恨如同最後一根稻草徹底壓毀我,吹熄了,又像日蝕一般,天狗一口接著一口,毫不客氣的食去,不斷地、不斷地啃食光,家中的梁柱垮了,我放棄就學機會成了社會新鮮人,單單憑著便利商店微薄的時薪在加上家庭代工費根本無法塞醫藥費的牙縫,這開始第二夜,帶著價值觀的完全崩解,半哄半騙,阿諛諂媚,喪盡天良,以女性的本能去餵養那迷失自我叫惡狼的羔羊,一個夜晚幾萬輕鬆到手,當下腦袋一片空白,與死神共舞般心驚膽顫,柔光情調,昏昏欲睡的迷藥.單薄的衣裳,情色的氛圍,任人把玩,一度重來,心有餘悸的作嘔,欲哭無淚的吟叫聲,這就是社會的黑暗。

為情勢所逼,我並不認為是我的錯,但這與上一世又有何差別?神阿,這個契約你做假,要我接受已擬定的人生,將我拋向黑暗的深淵,像是砍斷四肢般響徹雲霄的我的吼聲,甩也甩不開全身的污穢,這明明......不是我的錯......

捧在手心扭曲的愛如散沙零星消逝,如果姊姊不存在就好了,那麼我就能順理成章的跟少爺站在同一個平台,如果姊姊消失就好了,忘卻過去的美好,苦與樂還是不能相提及的,第二夜,如此悽慘吶。

我不願阿......這宿命.......

「那麼這次...汝要不要與吾達成協議?吾聽到了,汝在召喚吾的聲音,來吧!許願吧!惡鬼才是人的真正訴求。」

在世間的夢則是遇到惡魔,什為什麼只待在天國?我想單單是因為世間都是惡魔,而天使卻只擔心自己受汙染嗎?什麼神愛世人!什麼大愛!

「惡鬼,我希望...在下一世我與他能夠相愛。」

這是我固執的願望,無所不用其極,達到目的不擇手段,哪怕要跟惡魔下契約,為了你我都願意,這不是罪。

「吾櫂葉神,與汝達成協定,在約定者身上簽下契約,以手背的印痕相許,是惡鬼的咒音哦,請汝今晚自殺吧,絢麗的第三夜,在血色煙花綻放時,獻出靈魂的代價......」

從夢中驚醒,展開這平淡的末日。

神的處事道理是不是出了問題?該隱的故事就是這麼說的吧?

該隱是亞當跟夏娃的長子,該隱種田,他的弟弟亞伯牧羊,兩人同時將自己的收穫奉獻給上帝,但上帝只接受亞伯的貢物,該隱心生忌妒,殺死了亞伯,結果遭到上帝的驅逐,罰他無家可歸,永世漂泊......為什麼只接受亞伯的貢物?該隱是犯了什麼錯?我想會忌妒是理所當然吧,人是平等的,上帝沒理由不收吧?這世界以無正義的天秤,不被眷顧的孩子,明明只是要個接納而已阿!

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遠離了都市嘈雜,遠離了毫不留情那追殺我的脫俗文明,與迎面的小孩撞上同時也硬生生的將思想拉回現實。

「嗚...對不起,對不起!」她連忙道歉,這女孩有著碧藍色的捲馬尾,腰彎成九十度這動作重複幾回,抬起水汪汪的眼看著我,她穿著碎花拼布的農莊裙,手裡捏著一塊拳頭大小的麵包,眼色有點奇怪麵包,我再仔細一看,女孩的手指甲都被剝落了,血跡都擦在麵包上,他道完歉便蹲下,可能是不想讓我看仔細吧。

這裡是城鄉差距很大的都市,靠近邊境區域的人連三餐的無法溫飽,別說是溫飽一頓了,就連歇腳之處都不見得有,餐風露宿,這裡的治安敗壞,政府已放棄管理,衛生也差,瘟神仿似以這裡為定居大本營,放射狀的命令病毒肆虐,每當冬季降臨,流浪漢直接凍死街頭,就像魚群暴斃的魚鱗海岸,只見倖存者因恐懼而發亮的雙眸,或許是期待著下一波寒流,他們便能早點解脫水深火熱的人間監牢。

「珍珠!你還好嗎?」隨後追來一個男人,看起來跟女孩差了十幾歲,原來那女孩叫珍珠阿,那與那頭長髮很符合呢,只可惜了,生在這種無能的世代,我不禁憐憫起她來,依循著世上一成不便的道理,當人看到他人身處在比自己環境更差的人,比自己更無助更痛苦的心理,將快樂建築於他人,這便是所謂的惻隱之心,總覺得自己骯髒極了。

「螺絲先生,我沒事。」女孩起身,拍著咖啡色的髒裙子,原本哭醜的臉頓時煙消雲散,原來吹皺的眉頭也挑起來,雖覺得自己的心裡令我作嘔,但此時貪婪的同情正策畫著如果爬到我頭上。

「你還好嗎?這位小姐。」男人講起話來並不粗獷,舉手投足間也沒有街上窮酸鬼的感覺,我點頭。

「阿!如果你們不介意,要不要來寒舍坐坐?雖然是簡陋了點,但今晚好像有波冷鋒要來,就當作我撞到女孩的賠禮如何?」嘴不受控制,這唐突的話是慷慨的施捨,明明該不甘情願的,結果我選擇在最後一天當了好人呢,真矛盾啊。

「咦_真的嘛?真是太棒了!今晚我們倆不必互相搓手取暖了,大姐姐真的很謝謝你!吶,螺絲先生,應該可以吧?」女孩把那塊血紅的麵包扔在地,大呼小叫的在男人身邊蹦跳,男人稍用眼神瞄了我,面帶羞怯低下頭看女孩,見她那笑臉盈盈不想傷她的心,卻又不太好意思答應。

「螺、絲、先、生!」女孩除了撒嬌還是撒嬌。

「螺絲先生,拜託…我們已經三個禮拜……唔唔唔…」男人有些尷尬的捂住女孩的嘴,再偷看我。

「阿…其實真的沒有關係……」我看著女孩那鼓起的雙頰,她靜下來用手圈著自己的馬尾。

「…好吧,那今晚還要麻煩你了。」男人妥協向我鞠躬,牽起女孩的手跟在我身後,一路上,我獨自走在前,把道路的寬廣留給後頭聒噪的女孩。

「螺絲先生,今天街角的蜜兒太太叫我髒小孩!很過分對吧?然後呢,我就跟她說我不是髒小孩,是螺絲先生的寶貝呢!哼哼,我有沒有很棒?」聽她的口氣我想當時她一定氣的臉紅脖子粗吧。

「有阿,然後呢?蜜兒太太是不是又搬出她自豪的兒子跟你說一堆道理?」男人滄桑的聲音隨之答道。

「對阿!蜜兒太太她說……阿咧?我又忘記她說什麼了……。」

「沒關係,慢慢想就好了,不用急。」

「恩!螺絲先生,珍珠最喜歡你了!最喜歡爸爸了!」原來他們是父女?那就叫爸爸就好了吧?為什麼是叫「螺絲先生」? 到了最後一天我果然還是難改多管閒事的壞毛病。

「…啊,是阿,我們家女兒最乖了。」 男人的聲音滲了一些鼻音,或許是有一些隱情吧?因此我沒有去注意聽他們的對話了,只是隱約聽到她的聒噪聲還有他的滄桑聲。

 

我帶著他們進了冰冷的家,但也夠遮風避雨了、夠取暖了,自從姊姊發生車禍後,這裡就清場的劇院一般,沒有人再踏入了,少爺的一些東西還擺在架上,但也堆了一層灰,像是要封印住我對他的追思,也在我腦中蓋上白布,浴室那漏水的水龍頭仍是滴著水,彷彿裝著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家門外築巢的燕子也來回飛千回,物換星移,早已物是人非了,這本該是我要習慣的事,這時又在感嘆些什麼?

「冰箱裡應該還有一些冷凍食品,拿出來解凍加熱就好,廁所在走廊走到底左轉,電視應該還能看吧?這裡就當自己家使用吧,只是那間房間不要進去......。」我指著少爺的房間,停頓下來,改口道:「算了,那裏就給螺絲先生睡好了,你們先去洗熱水澡吧?人要乾乾淨淨的才好看。」我看著女孩透出微笑,我的長版T她應該能穿吧,就拿少爺的衣服給螺絲先生穿好了。

「诶––?你是說洗、洗澡嗎?有乾淨的水嗎?!」女孩衝進浴室,後來就大喊:「螺絲先生!螺絲先生!這、這個水舀起來看得到手掌耶!而且是香的!比蜜兒太太他們家的水還乾淨!」她嘰嘰喳喳的喊,男人臉上也浮出笑顏。

「謝謝你!真的、真的太謝謝你了!」僅僅只有一秒,閃過那堅強的淚,卻深深的感動我,到底是經過如何的歲月折騰?浮誇的悲劇又是幾度在他的人生舞台強出頭?神阿,你又在哪呢?是否也見識到這渺小的乞求與滿足了?悲傷鑼鼓喧天光風降臨,對著我們食指大動,愛與和平......?虛偽謊言!

「若有來日,我將以千倍回報。」男人對我鞠躬後也走向浴室。

那麼你的報恩也許要累積到下一世了呢,我看著他的背影想著。

 

我離開了家,充斥著回憶衝擊的家,並沒有和那兩個人道別,逕自走去醫院,今晚下著滂沱大雨,空氣因而濕冷,滴滴答答,滴滴答答,騎樓外延伸的雨棚抗議夜幕垂下,符號的紅閃耀,十字架貼在慘白上,姊姊今晚撐不住比我率先走了,當我推開門,「說聲再見吧!」恶鬼低語,死沉的氛圍只有我未破解,第三夜,今晚的天空狂風驟雨,一點也比不上我內心的波濤氾濫,「謝謝。」到最後來是淪我一個人,我的世界失去了顏色,平淡空白,也填不上什麼了,走入惡鬼挖的坑,以自殺結束坎坷的一生。

 

「藍髮的女孩,小心不要步入我的後塵哦。」一句遺言,一句提醒,一句小心。

 

-

 

「汝與吾在今生今世立下契約,以靈魂最為代價,吾以櫂葉神之名賜上相許的印記,切記······與惡鬼相約,得落入十八層地域,受毒蛇之邀請,青面獠牙之威脅,與朱門的未知,吾乃創始著也,傾聽汝之夢語,上邪既無法拯救,切勿反悔。」

 

-

 

我是珍珠‧泊爾深,是猶太人,我以上帝的選民曾一時高傲抬頭,直到世界愚民開始大量誅殺我族,我與一名召使逃離了巴勒斯坦,展開隱姓埋名的新生活。

我今年十八歲,則我方才提過的召使年紀比我年長些,其實他是我最寵愛的部下,我也曾風光一時,記得在巴勒斯坦的大街小巷無人不知我的名字,依稀記得那一夜,軍備放肆踏入流著奶與蜜我們的領土,原本該享有光明未來的青年被亂槍射,那群愚民更是將我族手無寸鐵的老人、小孩、婦女集中到蜜是用毒器瓦斯悶住了在他們眼中微小的性命,只是我並沒有特別的感觸,眼睜睜的送走他們,我說,人的心理真的很奇妙呢。

 

「召...不,現在要叫你螺絲先生了,那麼我們接下來又要漂泊到何處?」他牽起我的手,我討厭站在他旁邊,因為要抬頭看著他,算了吧,我這該死的公主病。

「那...到天涯海角吧!哈哈!」她總是很開朗,我想也是因為有他在我才能繼續保持這嬌生慣養的脾氣,因為我可是上帝的選民呢!低聲下氣才不屬於我。

「那你揹我,我的腳好痠。」其實一點都不酸,我想只要有他在就算是走遍天崖海角我也不會累,單單是因為想與他的視線平行罷了,阿,又來了,我除了嬌生慣養還外加一點口是心非。

「是,我最敬愛的珍珠公主。」還是一臉嘻皮笑臉,跟他相處的感覺很輕鬆。

「我現在只是個天真無邪、青春洋溢,夢想是走遍天下的農村姑娘,叫、叫我珍珠就好…」這是違背我所學的禮儀,不!我現在是個平民…是個平民…唔阿,我、我這才不是害羞!

「……」他什麼都沒說,臉部肌肉好像抽了一下,果然害羞的人才是他。

我把手扣緊他的脖子,把頭靠近他右耳後,有股平淡的風輕撫過,我想我現在是最幸福的世界罪人。

鄉間小徑上,蒼翠碧綠的山與我對視,雲如織女手中的布罩住了整片天,感覺...快要下雨了......

「珍珠。」他除了提著存放財物的背包還要用一手撐住我,但我就只是因為無聊的理由硬是要他揹我走上幾百里,不對吧,就算我現在是個農村姑娘好了,那他也只不過是看家的狗罷了,我才不任性呢!

「阿...?做什麼?」遲疑了一下。

「如果有天,我為了保護你而死,只留下你一個人,那麼你要怎麼辦?哈哈,應該是不可能吧,單純的農村姑娘怎麼可能引來殺身之禍!恩…所以我說如果嘛……」

他果然是隻看家犬吧?智商低到一個可以,連開玩笑都可以這麼失敗。

「笨蛋。」我意識他放我下來,那···我就只好勉強自己不去看他,享受雨前的寧靜,我的腦袋不停想著他剛剛那番話。

如果有天,留我獨自一人的話…

如果有天,他不在的話……

如果有天,他死了的話……

「我想我會睡著,睡一輩子。」他似乎感覺到我牽緊他的手,她就把另一隻手放到我的肩上用力一靠。

「那你可能一輩子都無法睡著哦,因為我是你的看家犬嘛!」

走在同條路上,走在同個時間點,原來你與我...也走在同個思想上阿。

過去歲月大街小巷稱我為冰山公主,我想我也可以捨棄了,反之與你這太陽共存著。

「我最討厭你了。」有什麼辦法?我就是口是心非。

「我最喜歡你了。」有什麼辦法?你是世上最了解我的人。

「史上最帥氣的看家犬要戴著面容傾國傾城的花樣少女走遍世界!」我兩相識笑著。

 

後來經歷了將近一年的歲月,最終在大城市中定居,打算先休息一陣子再繼續旅行,他也先打了分零頭工作賺點小錢,而我成天在城裡賢晃。

螺絲先生,你知道嗎?最近我呢,時常會忘了走回家的路······。

 

-

 

「你們別打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不懂!」我慌張的喊,做了壁上觀因為我不知道正義屬於何方。

「拜託...不要這樣......」右是我自己一個人...世界的節奏停止了,這世上沒有懂我的人,無論我怎麼等都等不到……

權夏.珮特紡,別傻了,一直以來你都是一個人啊!懦弱、正義感、打抱不平,我又得到什麼?

逐漸乾涸了,我已無法再將情感的水潑出,連一點回報都稱不上,我…是孤僻的獨行俠。

 

- 待續(一百年後) - 

 

肺炎 - 

快點恭喜我拖了好幾個月終於打完了阿!!!!!

這裡有點沉重www

我開心能寫道他們之前的故事OˋwO//

我可能到後面會直接跳過他們幾個人的故事也許只是寫個大概像珍珠的故事那樣(?)

阿,但預計珍珠的故事會給個完整因為實在太複雜連我這個不是作者的作者都不懂((???

好了我好累我去ㄘ晚餐(X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ちゃん 的頭像
露ちゃん

平行宇宙〃

露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千斬音返
  • 先搶香明天看啦~(不要臉
  • 好的不急哦最好慢一點(咦#
    \恭喜香香/

    露ちゃん 於 2014/05/31 23:36 回覆

  • 夏音(なつね)

  • 好精彩#
    螺絲先生好溫柔喔喔喔喔喔可惡他們兩個好甜蜜QQQQ!!
    好喜歡這對QQQQQQQQ!!!
    不知道為甚麼我總是很怕後面會有斐跟少爺的橋段,我真的很怕會哭出來(x
    到現在為止對於這樣的一個設定我始終招架不住啊啊啊啊啊啊(吵#

    我好期待結局(槓麻#
    請一定要轟轟烈烈地把我弄哭!(花特
  • 哦哦這樣寫夏音可以接受嘛ww
    他們是有點點幸福的兩人生活阿(茶
    ...其實一直到第二十章都不會有斐跟少爺的橋段(汗))))
    不過有你要的桐澄AUABb我按照你的要求寫了耶黑(擊掌
    你是說可憐到不行的女僕x幼稚到一個可以的少爺嘛哈哈

    恩...結局不要太期待辣www
    我覺得我的意志力不足ˊˋ

    露ちゃん 於 2014/06/01 16:08 回覆

  • 千斬音返
  • 我跟斐一樣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不要
    我只知道中間那段而已QQ
    珍珠QQQQQ現在我對她有各種說不出來的感受啦QQQQQQQQ
    好傲嬌(乾######
    螺絲也是WWWW根本新好男人WWWW
    然後,就算是一百年我也會等的
    絕對!!!!!!!!!!!(悲((悲你馬###
    露露加油QWQ
  • 哦哦後面那個是下一章才會打出來的ww
    不忍說我剛剛就再打(認真)但是好多所以就...恩......((x
    等等你到底要說什麼((笑
    總之就是傲嬌BJ4
    螺絲先生真是辛苦你了(茶)
    好辣我現在繼續去打辣QQ
    妹妹等我一下今天會生下一章給你!!!!((衝

    露ちゃん 於 2014/06/01 17:08 回覆

  • 梨子桑
  • 對不起我來晚了(土下做(x)
    我發現我這老人家的手腳慢的ㄎ怕頭香什抹的搶都搶不到(不對#
    應該說我來的時候前面人都好多(望~
    珍珠豪ㄎ愛(冒雪花wwwww她的裝扮拉www
    超農家的女孩子w螺絲先生也是好孩子的w一味地付出w
    少爺豪帥啊啊!!!!!!!!(<水果已瘋w
  • 沒關西這裡沒什麼人頭香很好搶的!(拍拍)
    其實就只有2個人我們家秋雨妹妹跟你們家夏音!(笑)
    怎麼半我發現我的小說除了付出其他都沒有惹我要去跳樓了!101你接招吧!
    ......梨子你很喜歡少爺嗎?
    等等我記得我這章少爺是死人狀態完全沒開口阿(望)
    少爺有講話就只有一章而已OAO/

    露ちゃん 於 2014/07/19 13: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