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 梅菲斯特的未來

「我是梅菲斯特的梅菲斯特哦!」

-

「伊桐,我想你天生就是個失敗者。」幾度氣憤登台演出,卻又因這句話而巡迴招手。

「你給我閉嘴!」已吃不消的身體藉著憎恨一路扶持來,過去的親近早已被查封,現在想起那些過往都令伊桐感到虛假。

「泥偶人,聽我之令現身。」某種引力牽起地上的砂石,漸漸聚成人形,凹凸有致的女人模子,從頭殼長出鮮豔的赤色,髮尾有齊的直長髮,出水芙蓉的面頰,細長的眼睫毛,和修長的手臂,連身的白洋裝,她眨了眨眼,原先昏暗的視線又亮起。

「伊桐,你這孩子怎麼可以跟成吵架呢?」她說出這番話,還是一樣的面容,一樣的口吻,是不是又比之前更年輕貌美一些?

「…媽。」回想起自己年幼時少了她的陪伴,之前不停的自我譴責,那一天該聽她多歲歲念一些,那是滿溢的關心才是,像是被拔去芯的蠟燭,再也點燃不起那樣溫暖的火光,即使弱小也好,至少自己不是一個人,那都已經太晚了,沒想到今天又……。

「你長大了,最近有沒有好好吃飯?你瘦了。」這種細微的問題也只有她會問。

「有、有阿,我都沒有挑食了。」再也找不到除了她親手做之外更美味的食物。

日玖留一步一步走向伊桐,而原本防備的心理也轉虛。

我有喜歡的人了,他正想這麼告訴她。

我想起愛的咒語了,也要這樣跟她說。

還有、還有······我以為你已經死了······

等等。

伊桐卻步了,立刻返回牽起悠喵的手。

「喵...伊桐哥哥......?」滿是疑問的幽喵根本無從得知她眼前的戰況。

「是假的。」伊桐指著日玖留,如何去判定真假?也許是心靈的溝通又或是不足為奇的直覺。

「這種把戲你還想上演幾次?」不過在那零點一秒確確實實被那聲音給蒙騙,絕對是把人看扁了,那種人偶怎麼可能會是日玖留,日玖留她、她早就死了…用著理智得出這種結論,雖然是事實沒錯但也讓伊桐頓了幾秒。

「虧我還想看看你無腦的眼淚,唉,真是。」澄的手從空揮下,那個泥偶日玖留被粉飾成小屑屑留在原處,創造出然後毀掉、創造出然後毀掉、創造出在毀掉!

面對著泥偶這種簡單的態度,只因為殺人這事已不稀奇,也不手軟不顫抖,要說是「人」也不能算吧?只是施點魔法變會活跳跳的動起來,一種低級生物。

「嚥熄火,露自滅。」伊桐嘴裡像是咀嚼某種東西後又吐出,先大大吸氣,雙頰鼓起。

「有看頭。」澄仰起頭,「冬影盾。」也做了準備。

「乎~」伊桐一吹氣就像打火機一般點起火,只是火束是好幾百倍甚至千倍,黑煙也追在後,嗆得摸不著頭緒的權夏、悠喵一連咳好幾聲。

「咳、咳。」火勢也因這幾聲咳嗽而中斷幾次,用著倔強與不甘宣戰打鬥,不會讓自己先倒下!這檔事才不被允許,全都是為了保護我愛的人!伊桐,快將全部傾洩而出,讓他嚐嚐何謂痛苦滋味!

另一方面,澄顯得十分輕鬆,當伊桐的火勢吹過來被「盾」給凍結成雪,澄就站在盾的後方,只需要召喚盾就能阻擋這種三腳貓的功夫。

「我討厭努力。」澄雙手環在胸前,用著他的理念、觀點來解是一切,這就是與生俱來的事情,無論你怎麼努力還是無法打敗我,就只是照換盾就能讓你使勁成這樣,根本無需我出手,說不定我只要用到一根手指就能強迫你跪下,你就像是無力的小女孩一般,一點力道就能強制壓迫,「失·敗·者。」在你面前我就是絕對。

「才不是!我才不會對你這種奪取別人記憶的人低頭!」若硬要比喻的話,他們兩個簡直像中邪的瘋子不斷起鬨。

「咳...咳。」在一次被嗆得尚未發言,「我討厭你!」之後就靜默了。

「我知道。」

 

夜空並沒有因為誰的祈禱而轉明亮,當然戰況也是,就像無法進行而僵持的壕溝戰,隨時會爆裂的不定時情緒,又從某方面講,這種情況應是最好不過,沒有一方勝出也沒有一方落敗,只是無辜的他人被黑煙悶得頭昏腦脹。

 

「伊桐!快收手!你的身體會撐不住!」權夏已被二氧化碳什麼的糾纏蜷曲在地,伊桐好像沒聽到,不理會,而權夏卻只像個陌生人一樣冷眼旁觀,不!應該說他什麼都做不到!少了懷表的他什麼都辦不到,其實他一直很不喜歡自己的能力。

什麼空間轉換的,說穿了不過是另類的逃跑方式,無奈他連應戰什麼都沒有,他此刻很慶幸水微拒絕了他,在加上目前的戰況一頭霧水,雖然他本身就不喜歡澄,又或許是他認為澄跟伊桐這只是類似兄弟鬩牆所以袖手旁觀,在搭配上最後一聲呼喚,「小斐······」選擇暈得不省人事。

 

「喵···伊桐哥哥······」在悠喵的意識裡,澄明明是伊桐像哥哥般的存在,在何時變調?伊桐哥哥···你到底發生什麼是又想起什麼了?悠喵什麼都不能幫你,還害你受重傷······

「悠喵真沒用喵。」她自我解嘲,一直扮演著「弱者」角色,什麼特別魔法都不會,除了天生的戰鬥敏銳度在標準之上外,加上自身防衛的巨大貓掌外一無用處,狼尖銳的指甲也退化,強而有力的軀體也日漸消瘦,如果當初我能再喜歡自己一點就好,也不會刻意去消除狼的特徵,而退化成低階的貓科生物,我也想保護伊桐哥哥······

如果我還是狼人的話,無論什麼攻擊我都能應付吧?這樣我就能守護他了······

明明今晚還是滿月之日,嗚喵姐姐明明說會是狼人的···姐姐是騙子。

「···伊、桐···哥哥······」身體左搖右晃,視線因黑煙而不清,而最後你的臉龐···為什麼、哭了?

你比悠喵更愛哭吶。

 

「碰。」一聲倒地,局勢改變了,伊桐這方直下滑。

「嘖。」頸間的傷口又痛起來,像一針一針扎著,有點麻,但麻的感覺又因加重的疼痛感給喚醒,腳步向後退一步。

其實我也很清楚,權夏,我的身體也許是真的要垮了,我很清楚,我這副凶狠的模樣是不是又嚇到你了悠喵?我很可怕這種話我果然還是不想從你的口中聽出。

但是、但是!他是敵人阿!他是欺騙我很久的敵人!已經無法回到從前了···我想我這輩子再也不會像以往般的和他肩併肩走,這就是宿命阿!

我,桂冰丹·浦·伊桐,今天不會真的要死了吧······

明明好不容易才救出悠喵的阿······我···是不是天生就要拜在澄的手下?難道都已經定局了嗎······?

「可···惡···」高溫燒著我的手,滴下的是汗是血分不清了······

敵人!敵人!敵人!

這兩個字在我的腦中放大,頭一低我還能看見悠喵裙上撕下的絲巾,但也染紅了,太陽···怎麼還不出來呢······?

我快被黑暗吞沒了······若風再吹起我就會倒地的······我···沒能打敗他······

眼角的淚順著臉滑下,悠喵跟權夏也因黑煙昏睡,我···真的、真的!真的好不甘心阿!!!!!!

頭一倒整個攤在地,不會吧,這才開打十分鐘呀。

 

-

 

「十~祈~」又是那煩人的鬼叫聲,他在心裡咒罵,接下來大概要說我肚子餓了之類的話吧?她絕對是惡魔界的麻煩精,最惹人厭的那種!

「我、度、子、餓了嘛~~~」在加上拉長的尾音,唔阿!!!

「你!可以從這裡跳下去,看到沒?這湖的下面有美味到發臭的死人骨頭!」划著船的十祈用眼神指著船正在行駛的湖。

「疑——我可是惡魔戒裡人人敬愛,人人都會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的梅菲斯特阿!你捨得這麼活潑可愛的我去吃那種髒東西嗎?當然是···」「捨得阿。」

這對搭檔你一言我一語持續好久,斐已經陷進自己的思維完全沒心思去注意他們。

 

為什麼此刻的我沒有將生前的記憶一同帶過來?總覺得還少了好多細節······

原來我真的想了那種事,什麼只要姐姐消失就好,這樣我就能給少爺幸福了這種恐怖想法,到了最後我變得不再是我似的,像是存在一個佔有慾更強、更自私的我統治著我一樣,不再因世界美好而笑,而是因達成心願而笑,不過我的心願還是沒有達成阿…那我捨棄的代價是不是就白費了?原來我自始自終一直是壞角色,我明明只是想要幸福而已,如此簡單罷了……

此刻我的腦又萌生一個更恐怖的想法。

不行!我不能那樣做阿!

但是我得不到幸福阿,我只是、我只是想開心的笑罷了,「那就殺光所有人就好了。」一切重頭。

我立刻摀住嘴,怎麼會、我怎麼可以說出這種話,眼前的梅菲斯特好像對我不停傻笑。

「也不是不行哦。」咦?

我突然驚醒似的回到了現實。

「斐···你真的很好吃的樣子······」他的口水滴到我的頭上,剛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也不是不行?意思是只要我喜歡什麼都可以吧?

「你夠了!」十祈一把抓住梅菲斯特的頭,像是童話故事裡的老婆婆變魔法一樣貌出紫色的煙後,梅菲斯特就消失了,不是變小,而是消失了。

前方開了一條閃著藍光的縫,船身進入後我的思想也就此停了,少了梅菲斯特果真安靜下來,我與十祈不知為何有種尷尬感……。

「你仔細想過了嗎?需要你的地方。」再穿過縫的那一秒間十祈突然問我。

「……恩。」我是想過了,但也不敢隨意猜測。

肺部船上灼熱感,突然湧上的感覺腦袋還無法跟上,「哈···乎···哈···乎···」我不停喘著,空白的眼前一陣青一陣紫,還看得見髮絲在空中晃動,一上一下的我的視線,肺好像電線燒壞一樣好燙好燙,我跑著,是的,使力跑著,像在追某個重要的人那種感覺,好像還離終點很遠,好想停下來阿,累死了······

「小斐······」是誰在叫我?不過會這樣叫的也只有權夏了,眼前映出火光,下一秒就倒下,那赤紅的他輸了嗎?我還看到兩行淚,而另一邊的草地上,銀髮的王子、褐色髮的公主也倒在那,那另一方的「敵人」呢?地上殘留著白雪一團,這裡是······

「需要你的地方。」十祈站在我的身旁,梅菲斯特又不知道從哪竄出來。

「哦哦哦——ONE BY THREE!」不知道又在雀躍什麼?我最後看像那巨大像盾一樣的後面。

「少、少爺?」對我來說已經不能把他當成「澄」,又是從何處襲來的熱淚盈眶,抿著唇,拳頭握緊,他先是不解的看著我身後的兩人,後又喃喃開口,距離時在太遠了!什麼?我聽不到!

「嘶嘶嘶——」地表一陣晃動,草地下的土被翻開,帶刺的荊棘連連冒出,地面伏起,荊棘便是從伏起處長出,我的視線跟著走,遠方有個潔白的圓形,但裂出ㄣ字,有個渺小的影子,我用力瞇著眼,越來越近了,人影越來越大,稀稀疏疏的東西一直從腳下灑落,終於看清了,那是個妖精,一個美人妖精。更仔細一看那稀疏的是花瓣,她的手中拿著折對半的東西,她走到少爺身邊。

少爺的朋友?

妖精憑空生出豎琴,地面好像又要長出什麼,果真不然,長出一棵棵高大的樹,我已經看不到頂端的葉子,畫面有些驚人,聚集的樹成了一片樹林,微微亮光透入樹林間,在樹幹的分枝有個左右跳動的黑影,舍谷花園的樣貌已面目全非,不禁讓我發出我是離開多久的疑問。

「謝啦、和旋香。」從樹林裡跑出的黑影這麼說。

「悠、悠喵?!」我小聲說,是黑色的悠喵,她狼狽的樣子又有一點點不像,更進一點看我就發現完全是截然不同的兩人。

「嘖。」她回頭瞪我,她有聽到?不會吧,我講得很小聲應該連我身旁的十祈都沒注意到。

「你怎麼這麼狼狽?好髒!不要跟我站這麼近。」距離在我沒察覺到時變近了,他們的對話能夠聽得一清二楚。

「你才是呢,這白色的異體跟你手上那···那是誰的翅膀阿?」黑色的悠喵伸手想拿取,但妖精甩了甩手。

「別碰我,話說我們三個還真有默契,同時解決獵物,不知道回去的酬勞有沒有加倍?」嬌麗的妖精拍著自己的衣服,但沾著白色液體的衣服並沒有好一點。

「嗚喵、和旋香,眼前有更有趣的。」少爺開口了,和旋香?嗚喵?我怎麼都沒聽過這兩個名字?

「澄你真噁心阿,叛徒角色演的真不錯。」黑色的悠喵······我想她應該就是嗚喵吧?她微微一笑,叛徒角色?那是什麼?

「你們兩個隨便一個趕快解決,誰都可以,我想快點回去啦。」剩下一個就是和旋香了,她灘著手。

各自發散著一股濃濃的火藥味。

「要打架嘛!?我!我!交給我!!!」梅菲斯特一馬當先衝過去,是我沒特別注意到她的腳嗎?她···是幽靈···開朗到極點的幽靈。

當她瞬間飛去的同時,對方也發動攻擊,後來他們三人好像決定同心協力一起處理······等等,事情怎麼會演變成這樣阿阿阿——

 

「唉呀呀,在玩得起勁一點嘛~咻~~沒打中!沒打中哦!嘻嘻嘻······」精力充沛的梅菲斯特生龍活虎的應戰,一些就由實質物品而產生的法力攻擊根本無效,嗚喵的攻擊並沒有對梅菲斯特構成威脅。

「阿——!!!這傢伙是異類吧?!完全無效都直接透過是怎樣!!?」嗚喵做出半蹲馬步的姿勢很生氣的哼了一聲。

「真礙眼。」澄在嘴邊朗誦些咒術颳起強風,梅菲斯特被風吹得無法前進,明顯奏效。

「阿···跟低等蒼蠅一樣。」和旋香發出一陣不耐煩的叫聲後彈起姒梅琴。

「唔姆···好難聽!好難聽啊!」梅菲斯特立刻飛回十祈身後,且臉上又揚起不單純的笑容。

「她竟然還能動?聽到音色的人應該是動不了的!」和旋香又證實了嗚喵的話,這蒼蠅還真的是異類。

「小弟弟小妹妹們!梅菲斯特不跟你們玩了!我們要先走了,哇哈哈哈哈······」那三個人不約而同的挑了下眉,看著那異類帶著伊桐、權夏、悠喵、斐、十祈消失了。

 

「逃跑了?」

「算了、算了啦,真掃興。」

「我們也快點回去吧。」

「叫梅菲斯特是吧?有趣。」

 

-

 

梅菲斯特帶著我們,穿梭到了未來,到了「如果世界」去了。

 

 

- 待續(現在是我想打多快就打多快的進度) - 

 

唔哦哦我終於把之前的故事跟這裡連上了!!!!

之前的嗚喵VS悠喵後面的去向 跟 和旋香VS水微的後續連上了好開心ww

順便說一下這裡是把時間拉到和旋香見到灰的前面...這樣的寫法應該可以理解??

我很喜歡寫到梅菲斯特的地方,因為會比較輕鬆的氣氛阿哈哈哈www

 

好的我去洗澡睡覺晚安安哦˙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ちゃん 的頭像
露ちゃん

平行宇宙〃

露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千斬音返
  • 我貌似連的起來?awa
    現在對十祈有莫名的好感ˊˇˋ還有澄
    總覺得他是一個大醋缸wwwwww因為他跟我的涵醬好像喔wwwwww
    不小心跳到別的小說去了wwwwwwww(艮#

    然後我支持這種想打多快就打多快的進度哦
    終於把身邊所有事情都搞定了qq我好感動((哭
    現在看多少都沒問題AOA(?

  • 疑疑連的起來嘛好感動呃wwww
    十祈什麼的就只是個蘿莉控AHA(X)
    大醋缸ww??不!為毛會跑出這種名詞辣哈哈xD
    好的我不介意跳去別的雖然我聽不懂(刪除線)

    恩...其實這個禮拜特別懶所以我都沒寫ˊˇˋ
    啊!不過我還有糧食儲備的((拍胸(x
    等等看多少那句怎麼有點邪惡因子ww

    露ちゃん 於 2014/06/07 21:35 回覆

  • 夏音(なつね)

  • 我被虐到了。
    我被虐到了。
    我被虐到了。

    以上是我的心得(x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遍。

    "「咳...咳。」在一次被嗆得尚未發言,「我討厭你!」之後就靜默了。
    「我知道。」"

    我看到這個的時候難過到要窒息了嗚嗚嗚嗚嗚qqq
    好虐QQQQQQ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惡真的好虐我心好痛QQQ!!
    不知道為什麼全文的重點我好像都放在那兩句話(#

    媽媽我有愛的人了喔!那個時候我聯想到澄
    廢話當然是澄啊除了澄以外還會有誰啊!!!!(#
    對不起悠喵(x

    澄居然是少爺、呃呃所以那個時候被鎖鏈給用住的是澄嗎(驚恐
    我果然很討厭那個名子只有一個字的!他真的可以去死了!(#
    等等成真的是少爺嗎 那這樣小傲嬌的情敵就出現了哇哇哇!!!(閉嘴#

    是說每次聽到薄櫻鬼的這首歌都會想到水微跟和璇香的畫面qq

  • NONONO我沒有要虐你的意思!!!!!!!!!!
    只是小傲嬌很想要性福(喂不要亂扯#
    好辣我好想快點給他們兩在這個故事性福<3

    不!!我嚴重覺得夏音你最後真的會害我寫成BL啊你不要干擾我!!!(X
    好的其實BL也可以考慮的(思)

    夏音自從知道澄桐基情之後常常被露露虐然後開始在這裡阿阿阿阿阿鬼叫然後跟我說你快哭了w怎麼樣我觀察細微吧?(X

    誒這個好厲害AwA我怎麼沒想到愛的人會是澄!!!!!
    好的澄桐劇場下一個就寫這個(X
    欸其實我真的自從你說你期待R18我就真的一直在想內容……
    我想了他們在廁所後續的發展,還有在無人的教室……(ry

    什什麼www不,關於少爺跟斐後面的故事我一定會給你個清白!
    只是澄最後還是會屬於小傲嬌!belongs to小傲嬌!(X

    夏音要冷靜目前一個字還沒造成最大威脅!!!!!!
    要恨之後才會開始……如果我還能活到那時後我會寫的(咦#

    不好意思水微已經領便當去了xD(喂#
    唔哦我原本沒有想寫完但看到夏音的留言我隔天就會繼續寫總總感謝QQ.(擤

    露ちゃん 於 2014/06/08 20:39 回覆

  • 梨子桑
  • 梨子越來越喜歡那個梅菲斯特了wwwwww超可愛的w
    悠喵和烏喵超好多喔o3o
    好吧對ㄅ起我詞窮了我詞彙一直以來都是枯竭狀態(不對#
    我發現我好像積了五、六章都還沒看(抹臉
    對ㄅ起我現在馬上繼續看完(癱Q
  • 我我我我我!(舉手)
    我也很喜歡他我覺得他好搞笑233333他跟船夫整個超///我支持啊!!!!!(((作者你閉嘴!
    悠喵跟烏喵是對悲情姐妹阿~
    沒有關西我也處於枯竭狀態(癱)

    慢慢來~反正文不會跑走ww

    露ちゃん 於 2014/07/19 13: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