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 假設的幸福

「能夠再次見面,真是太好了。」

肌肉痠痛的快窒息,累死了,恩···累死了。「權夏。」這是我的名字沒錯,總覺得自己身上有種無力感,無法做任何事那種······真的是太糟糕了,頭好重···好沉······。

後來發生什麼事了?伊桐哥哥你還好嗎?如果我能夠再強一點······悠喵能夠再有用一點就好了,我們說好要一起回去的喵···你不要忘了······「悠喵。」伊桐哥哥,是你在叫我嗎?

我是無法戰勝他,好悽慘的結局阿,血肉模糊不清,除了火藥味還有微甜的香氣,悠喵,是你嗎?「伊······」什麼?麻煩在大聲一點。

我要快點醒來才行,否則悠喵又會拿糖果戳我,權夏會擔心的,伊桐又會嫌我動作慢吞吞,明明幸福就在不遠處······快、快拿到了!「權夏、悠喵、伊桐。」我呼喚他們。

「啊!四個一起醒來了!十祈、十祈,他們起床了!真是的···明明賴床就是人家的特權!」梅菲斯特飄在空中拳打腳踢的胡鬧。

「唔阿!你、你是什麼東西!」權夏看到眼前的幽靈下的倒退躺。

「我是梅菲斯特的梅菲斯特呦!」她比了勝利的手勢。

「我就說這講了也沒用,我是十祈,她是我的……算是搭檔吧,總之,是我們把你們救出來的……梅菲斯特,麻煩從我頭頂下來。」少女爬上十祈的頭頂,一臉「我很強大吧」的大笑起。

「哇哈哈,我是英雄啊!英!雄!」這兩個字可能聽起來感覺特別好所以她又再講了一遍,「咦?現在的我可是站在英雄之英雄的偉大人物頭上呢…好吧,原來十祈你不想當英雄,那我只好去找別人了嗚嗚嗚。」三秒落淚。

「…所以說我是偉大的人…恩,好吧,只給你站一下下。」十祈有點小害羞的撓著頭,等等,這個人是笨蛋嗎?

「诶。」這時才發現他們自己回到了花風園,正想跟斐說話十祈卻先開口。

「咳咳,先聲明一下遊戲規則,這裡是如果世界,就字面上的意思,這裡是假設的,也就是未來,是其中一個你們的未來。」

「沒錯!沒錯!然後你們有五天的時間要去找到未來的自己,恩……再打敗自己好了,我真善良這就是我救了你的代價,哇哇哇,很好玩吧!」又是這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對話,方才的話還沒在權夏的腦解讀出來,遊戲規則?他們現在博的可是性命不是電腦裡被怪打死還可以喝活力藥水的無上限HP值,其中一個未來?這可不是神明手中戲弄得簡單生死,什麼什麼?打敗未來的自己?套入換算公式不就等於滅了自己的未來?當他們笨蛋嗎?豈是這種辦家家酒規則就能打發?

「未來的······自己?」權夏花了一點時間才理解出頭緒,成幽靈狀態的梅菲斯特笑開懷的繞著權夏轉。

「沒錯,正是如此你好聰明!雖然我也很想一起玩,但是……阿呀,再說下去可是最高機密了,那麼加油啦~」那奇怪的幽靈帶著少年消失在他們眼前,她最一開始說「四個一起醒來」……對吧?權夏來回瞧卻只有看到斐一人還躺著,這樣說起來還是可以發現很多詭異的點,這裡是花風園,為什麼就突然到這?她說…這是假設的未來,可是這空氣和怡人的溫度就跟現實沒兩樣,很厲害的魔力才能營造出來吧。

「權夏。」帶點虛弱的語調。

「你還好嗎?」這是第幾次不知道了,無法保護她而萌生的罪惡感,巴不得自己以死謝罪,可她每次又會完好如初的出現在她面前,始他又打消念頭,這是哪來的強烈情感?明明是不久前相識的,一見鍾情?沒這麼浪漫,一點都不像羅曼史小說寫照。

「我們……能夠在待一下嗎?我有點累。」斐緩緩闔上眼,看著她又勾起少年許多好奇,至今為止她是到哪裡去?剛剛那一人一鬼的是誰?說來也太妙了,不過這也不重要,只要眼前的她還在就好,管那兩個是絕世大魔王還是BOSS級大壞蛋或是戲謔人的小丑。

「那你安心睡,我不會在讓你離開我身邊。」權夏彎下腰把眼前的心上人摟在懷中,是這感覺沒錯,睡吧···睡吧···等你休息夠了我們在開始漫長的五天,你像是尊貴無比的人偶,從頭頂到腳底,你的一席呼吸都讓我感到安穩,我知道,是因為你在我身邊。

度過一個下午,沒有說話聲,只有頻率胸前的起伏,吸氣,吐氣,莫名很安心,望著藍天白雲,眼一眨一眨,不必擔心的放鬆睡了,夢裡又是藍天白雲,真好。

「這對耳朵!耳朵!」

「喂!閉嘴辣!」

「十祈你最吵。」梅菲斯特用臉磳著悠喵頭上的貓耳,一手指著十祈。

「喵。」悠喵應了一聲。

「哦!竟然喵喵叫了!我、我也要!喵!」她把手縮成拳在臉頰旁擺了擺。

「你就不必了。」十祈往梅菲斯特的頭上倒水。

「你是誰…喵?」悠喵歪頭。

「我?我是梅……」十祈立刻從空變出膠帶貼住她的嘴。

「十祈、梅菲斯特。」指了自己又指在撕膠帶的她。

「你們想做什麼!」伊桐半夢半醒的護住悠喵,十祈一個響指,梅菲斯特立刻說:「嘛嘛嘛、TAKE IT EAZY!這裡是如果世界,也就是你們其中一個未來,遊戲規則就是你們負責找出破洞如何?這世界的破洞,很簡單吧?那麼倒數五秒開始了喲!5、4、3、2、1!」她倒數完自己就消失了,十祈當然也不例外。

「搞什麼阿……這是什麼東西?」

「伊桐哥哥,破洞可以吃嗎?」

遠遠的看到男孩牽著女孩的手走掉了,是誰說負負會得正?兩個笨蛋放在一起來是笨蛋啊!!!

「你這樣好嗎?亂定規則。」十祈看著肩上的人。

「ok!ok!」她豎起大拇指,之後又嫵媚一笑,「我是魔王,我說的算,你只需要扮演好吐槽角色就行了,十祈。」少了一貫的輕浮,十祈愣了一秒,擺上微笑,以姿態優雅的對她鞠躬,少女恢復人型,帶點指高氣昂的餘光從上俯視他。

「是,魔王陛下。」將少女的手托起,親吻一下。

「唉呀,不要這麼沉重嘛~你現在是十祈而不是『璃祈』,我是梅菲斯特不是『櫂葉』,禮節什麼的課堂沒學過啦~」少女往後一躺成無重力狀態,「而且呢,必要時我還得被你召喚呢,開什麼玩笑真是有損門面,區區神氣竟敢盤算使喚魔王,要不是我還有理智早就帶領部下殺去天堂給他個措手不及······」

「梅菲斯特,你在說什麼傻話。」他是神器,是那堆了不起的神器中的其中一個,也是最特別的一個。十祈的話立刻止住少女臉上邪惡的笑,而她頭一撇。

「咦——人家昨天沒睡飽啦~」隨便找個理由乎弄過去,切,人類女孩我還等著吃你的靈魂呢,我絕對要飽餐一頓,她暗暗想著,收起尖銳爪子反對自己搧風。

「停止你的邪門歪道。」

「我們現在是惡鬼呦!」梅菲斯特對十祈眨眼,手以手槍樣向他射出閃亮亮光波,喂!世上哪有這麼中二的惡鬼。

她朝手掌吹口氣,大家都各自清醒來執行自己的任務,「我可從來沒說我是正義角色,但也沒說我是反派角色。」

 「破洞什麼的放一邊,悠喵!我們去買糖果還有你的衣服!」正因為面臨過失去的可能,眼前的她在自己心裡占了多大份量,少了她自己就被抽空,自己就不完整,也是經過失去當下的感覺他才懂得愛的真諦。

「喵,悠喵最喜歡你了。」她喜歡現在的溫柔,但也不討厭過去的脾氣,而對方的答句不再斷斷續續也算是一種成長吧?勇敢追求愛。

「我早就知道了。」雖然不免先倒抽一下再甩頭害羞回答,又基於對方是嚴重天然呆所以伊桐很慎重的牽起她的小手,「我···愛你辣······」若周遭聲音再大一些可能就聽不到了,那隻天然呆拼命墊起腳尖上前環住伊桐,但她的高度只能剛好到他的胸膛,手揪緊他的衣服,少了原先浸染的惆悵,懂得抓住眼前的幸福。

「能夠再次見面,真是太好了喵。」能夠再次見到這個善良的他,對她來說是莫大無比的歡喜,狼的本性告訴她被遺忘許久的佔有慾,就像守著自己的獵物般,必須守好才行,才不會有一分一秒的時間讓獵物逃跑。

「喵·····我們要一起過很多個冬天喵。」很多個冬天都能緊緊依餵在身邊,所以呢,像宣示主權透過相通的心,超過國家及種族,那只不過是外界的裝飾品,他們還是青少年少女,只要一句我願意就感覺自己像對簽訂永生的百年佳人能白頭偕老,這麼簡單。

「還有很多個春天、夏天、秋天。」伊桐一把抱起悠喵讓她坐在自己的手臂上,悠喵將手搭上他的肩。

說回來,伊桐簡直不敢相信這個未來,未免也太和平了吧?

那麼澄呢?被消滅?不知道為什麼他想到這就覺得心頭一縮,不不不!伊桐甩頭,放棄思考這個問題。

他們倆走在糖彩園的街上,對於沒出過宮的悠喵這裡一景一物都讓他感到新奇,儘管是自己的國家。

「那個!看起來好好吃喵。」悠喵舔了舔自己的貓掌,用手指著偌大的糖果屋,那家店在巷子的第二家店面,拐杖糖做房子的支柱,以麥芽糖充當水泥,在屋頂蓋上一片又一片的孔雀餅乾,窗戶鑲上最近正搶手的巧克力餅乾,窗子外的花盆也用水晶糖點綴,不只這樣,斜屋頂上堆著薄薄一層糖霜,店面的招牌還圍了一圈棉花糖,用著巧克力醬寫著幾個大字:「神仙教母的服裝店」右下角還有幾個小字——「ps.小薑薑」。

伊桐拖著流了滿地口水的悠喵,好不容易阻止了她想拆招牌把房子吃下肚的恐怖食慾。

「鈴鈴鈴——」門上掛的鈴鐺不客氣響起,伊桐把頭塞進裡面看,裡頭倒是很普通,都是素面的木頭,簡單的沙發家具······伊桐關上門抓著悠喵倒退幾步,又再次抬頭目不轉睛的看著招牌,「鈴鈴鈴——」不只空蕩蕩又很小一間。

「歡迎光臨。」帶點磁性的聲音入耳,一個女人雙腳交疊,一手搭上右腳膝蓋一手靠在扶手上撐著頭,一秒,兩秒,三秒,「碰。」迅速關門。

「這分明是詐騙!」背景突然換上黑線,他扭頭正要走。

「喂!沒看到我閃亮亮的出場嗎!這才不是詐騙啊!快給我回來!」失態的店長······咳咳,更正,優雅吶喊的店長成大字型堵住巷子。

「……。」雙方的靜了好一下子。

「強迫推銷喵?」悠喵看著伊桐,眼前的女人抹臉,用盡她一輩子的······用她綽綽有餘的耐心說:「這是服裝店沒錯,魔法!魔法!知道嗎?兩位客人有什麼需要嗎?恩······我看一下,歡迎光臨神仙教母的服裝店,蕾絲、蝴蝶結、荷葉邊袖口、馬甲、燕尾服、派對帽子······你想得到我們都有。」他盯著握在手掌的小紙條一一念著,隨性站三七步,一手插腰。

「有沒有貓咪專用衣?」

「不好意思,寵物店在隔壁。」女人用著大姆指往後指。

「不是!我是要問有沒有貓咪專用衣?」

「當然沒有!你當這裡是沒耳藍貓有求必應的次元口袋啊!」

悠喵一臉驚恐,「難道不是喵?」喂,是誰把這個天然呆搬出來阿!

「唉呀,今天光臨的客人還真可愛。」從女人身後冒出另一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她手揮著黑色的小細棒,發出非常小的「蹦」一聲,原先強迫推銷那位就縮小、縮小,再縮小成一點就消失了,「等等!你說誰消失不見了!」阿,眼花。

「小薑薑!你沒禮貌!」如同主人訓斥小狗,女人輕輕一推那片薑餅人就趴倒在地。

「請進,我們先喝個下午茶再來談。」女人手一揮,在空中畫出完美圓弧,在她揮過的地方都散發白色光點,蓋上所有人的視線,等下一秒眼再睜開時就已經坐在那家糖果屋裡,腿上還放著一塊布,桌上擺著兩杯紅茶,散發濃郁無比的茶香,香味刺激他們的胃蕾,還有黃金戚風蛋糕用巧靠笠片和蜂蜜加裝上去看起來美味極了。

「你們今晚也是去參加公主的婚禮?全國大大小小可是都期待著悠喵公主的成年禮兼婚禮呢!年輕真好······诶诶诶——你嗆到了嗎?衛生紙、衛生紙!」伊桐在聽到那兩個關鍵字立刻開出紅茶噴泉,瞬間腦袋混亂,什麼?悠喵的婚禮!?

「咳咳,不好意思,剛才風太大我沒聽清楚,麻煩你在說一次。」他接過衛生紙,冷靜!冷靜!冷靜得下來才有鬼啊!

「今晚是糖彩園公主悠喵的結婚典禮。」白色的禮服,羞怯的笑容,將手中那人交給不知名的男子,白鴿漫天飛,在牧師的見證下,新娘丟出捧花,「你願意嫁給xxx做他的妻子,一輩子不離不棄,無論貧窮、疾病都不能拋下他嗎?」牧師捧著書當證婚人,「喵,I do.」然後、然後!新郎親吻新娘······

「結婚什麼的我才不允許阿阿阿阿!!!!!」伊桐一聲吶喊結束自行幻想。

「咦?」神仙教母手一傾,茶就大大咧咧的淋在地上,「你、你認識悠喵公主嗎?」

伊桐這時才意識到自己說的話,「阿···不!一定是風太大你聽錯了!我是說結婚阻撓什麼的我才不(x)允許啦,哈,哈哈,哈哈哈。」他發出豪爽的三段式笑聲。

「沒錯,沒錯!我們今晚是要去參加悠喵公主(肥貓)的結、結婚典禮,不知道是哪個人這麼有福氣(該死)呢!我一定要好好的祝賀(滅口)一番!」伊桐背後染起火焰。

「這個我也不知道,先生,我突然聞到一股醋味。」神仙教母好像感應到一股熾熱的殺意騰騰。

「小姐,一定是你的嗅覺壞掉了。」假惺惺裝沒事,翹小指像優雅的淑女一樣喝茶,用眼神瞪向那邊那位狂吃蛋糕蛋糕還有蛋糕的悠喵,眉頭鎖起。

「那麼現在來換衣服吧,恩···我想想···有了!」神仙教母輕輕一揮,悠喵身上的破爛糖果裝換成紫色的歌德蘿莉裝,厚底鞋加上帽子,她只露出一顆頭其餘的被包的密不透風,伊桐則褪去那身便衣換上淡紫色襯衫,配上黑色西裝背心,衣領還別著金光閃閃的徽章,黑色的短褲遮到膝蓋上,皮鞋擦的烏黑發亮,「恩······好像有點不夠。」神仙教母一手撐著下巴一手又在空中左右揮,光點二度包圍他們,光點散去之後,悠喵的蘿莉裝多加了透白的珍珠,伊桐襯衫的扣子變成粉紅色的寶石,「完美!」神仙教母滿意的點點頭。

我說,教母你是暴發戶嗎?

「新衣服······喵。」你這天然呆現在才回神啊!

「那麼祝路途順利,非常感謝這位小哥和少女光臨神仙教母的服裝店,歡迎下次光臨,衣服不滿意不用錢,幾顆糖果當押金就好,這裡提供貨到付款跟送貨到府,店員態度差也不用錢,請你緊握把手,三秒後本班列車即將啟動,再重複一次,非常感謝這位......」

「快點發車!」

「三,二,一,祝您旅途愉快......忘了補充本店店名還有個PS.小薑薑!」

 

   - 待續 -

 

我我我我我能再次讓神仙教母出場我真的是太開心了!!!!!!!!!

還有這回的小薑薑又變得更沒耐心了哈哈哈(喂)

好的原諒我上禮拜把稿子放在學校wwww

這章是很輕鬆的寫,比起前幾章(眼神死)

沒關西辣~未來就是要閃閃亮亮嘛~~

好的我寫好下一張了所以距發稿日不遠了幽呵呵呵!!!

下一章是久違的迪絲歌出場哦OUO/

估掰(X)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ちゃん 的頭像
露ちゃん

平行宇宙〃

露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夏音(なつね)

  • 神仙教母又出現了wwww
    醋味到底喔wwwwwwwwwwwwwwwwww(笑抽
    為什麼是醋味啦wwww 小傲嬌燃燒的話會有醋味嗎wwww
    老實說我很討厭醋味的味道啊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爽朗的三段式笑聲是這樣嗎#

    我一直覺的這篇從頭到尾都充滿笑點啊wwwwwwwww
    醋味wwwwwwwwww 小傲嬌原來嗎wwwwwww(夠
  • 醋味就是吃醋啊wwwwwww
    這章很輕鬆辣wwwwww
    因為在繼續嚴肅我都快睡著了(不#

    沒錯就是醋味wwwwwwwwwwwwww

    露ちゃん 於 2014/07/01 22:07 回覆

  • 千斬音返
  • 請讓我包養悠喵順便將小斐的一生交給我(#
    那個喵真的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QQ(?
    可惡讓我花心了wwwwwwww
    是說這篇真的好好笑w(搥桌
    伊桐(揮手)其實我就是新郎(夠了#
    該死就是我的代名詞wwwwwwwwww(###
    好多小說好幸福^q^
  • 那麼我這為父的使命之後就交給你了辣wwwww(x
    喵喵喵什麼的其實我寫的時候覺得很礙眼我在想她到底哪時候還要喵ˊˇˋ一直喵也不對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NO)
    哦哦哦妹妹是蘿菠(舉手(不!
    什麼什麼有笑嘛!!!!!!!!太棒了我終於能寫出讓人笑的!!!!!!!!!(開趴啦炮慶祝
    伊桐可能會被你氣死wwww
    居然嘛xDDDDD該死先生你好(X

    我最近沒人約所以無聊一直寫啊!!!!(哭)

    露ちゃん 於 2014/07/02 20:51 回覆

  • 梨子桑
  • 那個小薑薑搞毛拉wwwwww超愛搶戲的感覺(鄙視眼(不對#
    是說那個火影忍者的歌豪豪聽w
    天然呆飾夏音的專利!!!!!!!!(不要告訴她(No#
    是說這樣的分配好棒喔w兩人兩人一組的w

    伊桐這時才意識到自己說的話,「阿···不!一定是風太大你聽錯了!我是說結婚阻撓什麼的我才不(x)允許啦,哈,哈哈,哈哈哈。」他發出豪爽的三段式笑聲。

    那個(x)是什麼意思啊(?)
  • 小薑薑本身是搶戲的代名詞(((((X
    對吧對吧對吧!!!!!你是說for you????那首是小櫻唱的<3<3<3
    等等我認為他自己清楚的很自己是天然呆(正色
    ...梨子眼中是兩人兩人嗎?其實我覺得這是一場多角戀(認真貌(no

    我才不(x)允許啦=我才允許啦!

    露ちゃん 於 2014/07/19 13: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