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 愛與被愛

「你覺得今天會是最後一天嗎?」

「權夏,我們要去哪?」手被牽牢的她問。

「既然這是未來,那麼我只要在這找到迪絲歌再問她未來的我們在哪就是最了當的做法。」瞧他笑得一臉從容,迪絲歌是屬定居的綿羊聖獸,只會駐留在一開始出生的地方,除非是權夏沒人能帶走她···或是找到她。

兩人走到一片大草原,曾經見過一次的這場景,風徐徐吹,草堆左右搖曳,閃著月光的亮度,很寂靜,不像野生草園充滿生機,反正這是變數的未來,一切安靜的怪異現象還在他的意料範圍內。

「在這等我。」權夏隻身走往一邊起伏大的山坡上,腳踏過及腰的雜草,越覺得這地方荒涼,不像他所了解的這片草原,一邊想著同時走到小山坡的最高點,就只有這裡沒變,像下凹深的裂縫依舊不見底,會有一股冷風從下筆直送上,唯一少的就是那美麗動人的女子。

「迪絲歌,我回來了。」逆風從不知名處竄出來反向吹進裂谷裡,裡頭霎時蹦出光點,「啪、啪、啪。」左方不遠處的風車轉動起,規律的旋著木片,等他發現自己腳下的土地冒出春桃花時已有個女子站在他眼前,女子的頭髮隨她懸在空中,在裂谷的上方,花苞綻放甜味及紅黃兩色,她臉上浮現紅暈,穿著無袖白洋裝,赤腳著陸後張開雙臂、攤開掌心往權夏抱去。

「歡迎回來,我等你很久了,來自過去的主人。」她只是輕抱一下,跟國際禮儀互親臉頰那種陌生又禮貌的感覺一樣。

「迪絲歌,好久不見。」帶著忐忑不安微妙的心情,但權夏對於一切如他所料有一點得意。

「迪、迪絲歌,你好!」斐因為等得心急所以追上來看,她到今天對迪絲歌的想法還是沒變,是聖獸,一個也抱有少女心的普通女孩,一個心地善良的人。

「阿···人類。」在站很近才能發現迪絲歌微微上吊的眼多了一點皺,基本上她保持一貫的笑容,這是「未來」的她,本該有所成長,早不是過去那個會吃醋的小毛頭吧?聖獸的壽命很長,即使變成人類樣貌的迪絲歌渾身散發成熟女性的賀爾蒙但在聖獸界的她也只是個剛步入思春期的花樣年華,那更不用說她「過去「血氣方剛的事蹟了。

「迪絲歌你···變漂亮了。」權夏的手勾著比以往更長的髮,注視著更加穩重的神情,更成熟的身材,她是聖獸,世人會忌妒她的美,她是聖獸,是上天指派的神獸而冠上特別驕傲的名字,她能抬頭挺胸,當然只因為她是迪絲歌如此簡單。

「女大十八變嘛······客套話就先不談了,主人你覺得直接切入主題如何?」迪絲歌退到崖邊,比了個往下的手勢後頭一倒在空中翻轉一圈,過長的髮沒能跟上而四處亂竄,隨後並往下落進谷裡。

「走,小斐。」斐閉著眼奮力一跳,跳入谷中時,很奇妙的是她感覺自己被棉柔的東西包裹住就像是搭乘雲做的電梯般,很輕鬆往下奔馳。

權夏繼斐之後跳,但他的感受可就差多了,短短幾秒他的身體被崖的岩石割傷一條條傷口,身體也因碰撞而改變行徑,像隨手丟的保特瓶不值錢似的很慘,「痛死了!」等落到底許久才摀住臉,抱住頭,黑色的燕尾服早就沾滿泥,阿,真是髒死了。

「那主人今天要來做什麼?」迪絲歌蹲低身手撐頭問。

「拿回我的東西。」他還在這裡搓那裡搓,像條蟲還蜷在地。

「哦?那主人可能要去別的地方找。」

「······什?」剛剛都這麼順利(除了跳下來的時候)偏偏卡在這種關鍵時候!

「別的地方?」

「喏!」迪絲歌指著身後——兩大排的箱子,迪絲歌深手遮住他的眼,「機會還是命運?」

「啊?」

「機會還是命運?」她很有耐心再問一遍。

「······」權夏的思考揪成一團,半响後答:「機會。」

「加油,我的主人。」

 

   今年的最後一天,12月31日,天氣晴。

「吶,權夏!」走過的同學拍著他的肩,他開口應了一聲繼續走,穿戴整齊的完美形象,燙平的襯衫、烏黑的皮鞋、微下滑的黑框眼鏡,這個人是個文學氣質少年。

「早安。」在鞋櫃前換上室內鞋,拿起手提書包,腳步快速晃過吵鬧不休的長廊,拉上教室門走到位子坐下。

「今天呢?還是決定當孤僻王子?不會吧,今天是最後一天耶!」有著一張秀氣的臉,她是公認和權夏的情侶,舉手投足間揮灑非凡魅力,學科樣樣精通,人氣旺,姿態優雅曼妙,是任何少女的理想目標,是漫畫取材的典型女主,只不過她有項弱點。

「最後一天?有代表什麼嗎?」少年收起書,用食指推著鼻樑上在次下滑的眼鏡。

「代表······我說過了,我喜歡你。」她神情嚴肅的講。

「你還不夠懂我,你不是我在等的人。」權夏很直接補上話,他選擇當好心的拒絕者,而不是壞心的接受者,感覺這事總很男子氣概,如果有了那就只會屬於自己,如果沒有就算是硬逼也沒用,這是很現實的現實。

「···又是這句?我追你三年了!從高一到現在!還不夠嗎?」少女有些失態的在三年的地方加重語調,她瞪著眼明顯很生氣。

「跟生我的父母比起,你的了解遠遠差多了。」權夏就是一副我拒絕的臉,比起受騙的傷害來說,現在這樣是最好的,說什麼就算你不愛我也沒關西,他最討厭肥皂的愛情小說。

「······我一定會追到你,等著!」從那一刻,權夏完全成了少女的致命弱點。

   

   6月20日星期五,天氣晴,是大學的畢業典禮。

他們穿著畢業的黑長裙,戴著黑色掛紅流書的帽子,胸口別上鳳凰花,帶著「畢業生」字樣進入大禮堂,會場布置很得體,能夠因應人多的安排,場內秩序很好,沒有紊亂的跡象,直到一千多名畢業生就坐完畢,司儀宣布:「典禮開始。」,有大三學弟妹們的精彩表演讓會場活絡起來,校方也不打算占用大四正值年輕的寶貴時光,簡單的致詞後,發放畢業證書散會。

少女相較四年前又更美了,五官更標誌,是這屆的校花,想追她的人領號碼牌都數到幾百,她拒絕的理由只有一個,和當初少年的回答如出一轍,「你還不夠了解我。」,男人還不都看臉看身材,把什麼請跟我交往說得那麼假。

她的心裡除了權夏容不下任何人。

「權夏!那今天呢?今天也是最後一天耶。」她靦腆的低頭,抓著自己的裙擺。

「明天就正式出社會了耶,現在怎麼突然很懷念我們高中拼考試的日子。」權夏輕捏吸管攪動桌上的奶茶,他們在咖啡廳聊天。

「我可一點都不喜歡那段狂被你拒絕的討厭生活。」少女無奈的勾著髮,苦苦笑。

「你是我所有朋友中最知心的,我想······我不想失去我們的友誼,我們還是好朋友。」少女的心都征住了,現在是七年,七年!為了權夏她拒絕不下數百人,但他還是沒心動,之前的努力還是化成泡沫。

「恩···這個理由我能接受······個鬼啊!七年了!權夏······你都不對我動心過嗎?我不信!我才不信!」少女拍桌起身,權夏啜了一口奶茶,更是平靜的說:「友達以上,戀人未滿。」這至少算是一點好感!那一切都值得。

「···謝謝。」少女紅著眼一口乾完她點的卡布奇諾「你等著。」她抹眼有元氣的笑。

即使少女在如此鍾情權夏一人,但還是會不甘寂寞,像是當自己的朋友炫耀男朋友的時候,她也想有一個能借她肩膀靠的男人,沒關係,因為少女正值青春,若要時間她現在可多了,「男朋友」就是從「朋友」一詞衍生的,她選擇一步一步來,三年、七年、十年,她在今天下定論,就在三年她會放棄的,但今天是今天,她還是能夠相信也許明天、下一秒權夏就會緊抱住她,因為未來是問號,是可以被「期待」著。

  

   4月1日星期三,天氣晴,是三年後權夏父母過世的日子。

命運愛玩捉弄這套,4月1日愚人節,又是大晴天,對權夏來說卻只是個悲苦的日子,換個角度到少女這邊,她的嘴角異常的勾起。

「吶,今天是最後一天。」少女站在權夏身旁,手擰著自己的衣服,權夏挑了張椅子坐下,而眸子剛好對上皺巴巴的衣角,不解的抬頭。

「什麼?」少女快藏不住笑意。

「也是第一天。」之後又有點自責的閃避掉權夏的眼神。

「你在說什麼?」少女稍微動了手指,口氣有點乾澀,「啪!」突然地,好響的一聲貫穿權夏的耳膜。

「你在做什麼!」他激動的站起,手立刻扶上撇到一旁泛紅的右臉頰,少女開口:「我想我有必要先替你搧我自己一巴掌,聽好了,你給我二十五年的時間!這樣就能補回你父母陪你的時光了!我、我跟你說!我喜歡你一個人!所以呢、從今以後就別再用『你還不了解我』這個理由了!」

······簡直···像時間停住了···這回換權夏征住了,完全呆掉了。

「吶,好嗎?」少女用手蓋上權夏的手背,好珍視幾乎用生命許下承諾,三年前的她用著「年輕」給自己一個能夠迷戀權夏的藉口,而今天的她,用著「彌補」給自己束縛二十五年,那麼等到二十五年後呢?又想找什麼破天荒爛理由?

 

   7月21日星期二,天氣晴,是彼此一生很重要的日子。

「我給你二十五年。」權夏坐在駕駛座上,而少女坐在右側副駕駛座,今天又是晴天,理所當然阿,七月可是暑假,但是對大人來說也只是更難熬的一天,天氣很熱。

「嗯!」在4月1日那天後雙方都比較冷靜了,少女的臉上又都加了一份喜悅除此之外一切就平常一樣。

「所以,」權夏減速將車子靠路邊,熄火。

「所以,我們結婚吧。」

在外人眼中他們很幸福,可是,幸福這事,是被自己認可的,並不是第三者說是就是,少女心裡明白不過,不是「愛情」,是「友情」衍生的「同情」,她回答:「好。」

 

   二十五年後 ——

人生正在走下坡,少女成了婦女,在美的臉也成了回憶的壓花,二十五年來她一直沒開口問的,二十五年前她給自己的日期正是今天。

「權夏,你覺得今天是第一天還是最後一天呢?」她坐在搖椅上,戴著老花眼鏡凝望空氣。

「又是這個問題阿···你問了我三十二年了······」權夏也成了愛泡茶的大叔,他抖了抖茶几。

「你···愛我嗎?」婦女動手推了眼鏡。

「······好問題呢。」權夏從容啜茶。

「你很懂我,我們也結婚了,你為什麼這麼問?是因為我們沒孩子嗎?」權夏也沖了一杯婦女最愛的茉莉花茶給他。

「因為我昨晚夢到我們高三的時候阿。」婦女伸手取茶。

「哦呀,十八歲那時阿!」他們今天也回顧自己的青春,像每個老年人一樣。

「你···從哪時候開始不戴眼鏡的?我記得你那時可是文學少年。」婦女看著權夏青綠的瞳孔。

「自從······開始覺得等不到命運之人的時候吧。」婦女摸上權夏的臉,時間已經過了三十二年,他的臉也爬滿歲月的傷痕。

「到最後你還是沒能愛上我阿···我追了你三十二年也夠了,十分滿足了。」當婦女高三時,常因金髮碧眼而被認成外國人,而今天,她的笑容還是不輸以往,時間過得很慢,至少今天是。

「不,你是我是妻子,是我在世上最愛的人。」那個大叔也微笑著。

「······恩,我愛你,你是我是上最愛的人。」倘若他們再重生一次,當初的少女可能就會選擇另一個男人,他們當了二十五年的夫妻,婦女當然知道,自己在權夏心裡是第一順位,因為——他的命運之人沒有降臨到世上

「雖然你是金髮,但你的心是粉紅色的,柔和的調比較適合你,謝謝你,我的妻子,謝謝你陪伴我一生,謝謝你。」蓋上棺木,送入火化場,裡頭的人還美的像個洋娃娃,雙手交疊在胸前,可能世上只會有一個人知道,其實那個婦女再蓋上棺木前睜開眼說話了。

「權夏,我愛你······」

「謝謝你,迪絲歌。」

 —— 少年少女的故事拉上布幕。

 

        - 待續 -

 

有沒有人理出了一點頭緒麻煩務必告訴我(燦)

老實說這張是在我的預料範圍外OHO

我沒想到我會寫到權夏跟迪絲歌前世的故事好感動喔QQ

等等所以我現在寫了誰的我數數...我還剩下悠喵嗚喵跟小傲嬌吧?

還有神仙教母跟小薑薑也是ˊˇˋ等等我這個坑還有舔多久阿阿阿阿!!!!!!!!!!!!!(抱頭哭)

我可以隨便給他完結嗎(眨(滾)))))

好辣我一定要在這個暑假給她結束快幫我加油

不好意思擾民我滾了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ちゃん 的頭像
露ちゃん

平行宇宙〃

露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夏音(なつね)

  • 其實我有點混亂(x
    從四月一號那裏開始混亂了(抹臉

    在看這篇的時候我一直看小窗上顯現出的小說名w
    看到了二十一章有很多時候都會不小心忽略前世今緣這個名子ww
    像是有小傲嬌的時候(x

    好喜歡二十一章的氛圍ˊˇˋ
    讓我徹底想起前世今緣了(?)
    真的覺得這篇的氣氛很棒ww

    迪斯歌美人露露有畫嗎想看!!
  • 這渣文怎麼辦讓你混亂了!!!!!!!
    沒關係下一章會有解釋!……大概是吧#
    怎麼辦唔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四月一號那裡哦QQ沒關係可以無視!

    我、我發現21章太多了我的鋪陳還不夠我無法我下次不要在寫這麼多了啊啊啊啊啊QQ
    我想寫的東西其實就只是輪迴轉世而已OAO……

    等等這有什麼氣氛我怎麼看不出來(望
    氛圍就是夏音錯亂了嘛(驚恐臉)

    有耶……其實我有畫過……
    算了畫出來只會破壞你們的印象所以算了rrrrr

    露ちゃん 於 2014/07/01 22:05 回覆

  • 千斬音返
  • 等等原來是這樣嘛(驚恐
    迪絲歌(啜泣)我揪心了啊(?
    話說她真的好久沒出現了ˊˋ
    舔越久越好(白目#
    繼續朝下一章邁進啦
    是說露露換了好多歌w
  • 呃呃呃沒錯這就是迪絲歌跟權夏在世時的邂逅!
    迪絲歌的心始終被權夏奴役著阿......(遞茶)
    對阿www上一次出現是第10章我記得ˊaˋ
    放心我會在這個暑假解決她!!!!
    好的~~下一張已經寫好了在等我一下我最近會打wwww

    我放了一大堆私心wwww

    露ちゃん 於 2014/07/02 20:47 回覆

  • 梨子桑
  • 其實我一直看到最後才知道那是迪絲歌QQQQQQ
    嗚嗚好美的故事啊啊啊啊!!!!!!!!(抱頭#
    權夏一開始好堅持不知道在堅持什麼(不對#
    後面可以接受真是太好了因為迪斯歌是好女孩嗎(?)
    露露從頭到尾都沒有講出迪斯歌的名字一直用少女來描寫也好厲害!
    耶,任務完成,我追完了(抹臉#
    對不起我下次不敢了(土下座QQQQQ
  • 咦咦咦咦咦真的嗎OAO???我以為一看就知道了呢......
    沒錯我寫的時候就覺得一定要給他很堅持!(NO)
    你認為他是接受了嗎?不過我想寫的其實後面最後有說

    婦女當然知道,自己在權夏心裡是第一順位,因為——他的命運之人沒有降臨到世上。

    這裡喔!你不覺得倒像是沒得選擇所以接受嗎?
    恭喜你追完WWWWW
    ㄇㄇ一直沒幫我寄我的背包QQ所以我在台中沒得打(哭
    話說雖然我沒得打但是我有想出新小說我已經動筆了((((ㄎㄅ

    唔哦哦哦哦哦哦謝謝梨子WWWWWW

    露ちゃん 於 2014/07/19 13: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