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29003851_CzJFn  

 

 

第二十四章 - 沒有你

 

 

再緊一點。

-

「欸,肥貓。」我拍了她的頭其實有一點小憤怒。

「嗯?」她擺出一張呆滯臉。

「那個‥‥‥」很難啟齒。

「喵?」他從我的腿上爬起,似乎感覺到我欲言又止的小慌張。

 

糖彩園意外的很大,馬車坐了一整晚還沒有抵達,車輪行駛過路面坑洞處產生的振動晃了我一整個寂靜的夜,一早我看著朝陽從山腳下燒起,宛如這一晚我好似能感受到地心在轉動般,難耐且也怪沉重的,這麼說起今天是悠喵的婚禮阿。

「怎麼了……喵。」聽見了他的桑音我卻選擇了闔上雙眼不去理會他,「沒什麼。」奢侈的我。

即使現在想聽你的一句安慰或是告白,但我更明白很殘酷的,儘管經歷了許多大風大浪也不代表未來能相守或是代表永遠兩個字,很懦弱又窩囊的負面想法,但是我只想把你綁在我的身邊,僅此而已。

「伊桐哥哥……以後不會跟悠喵在一起嗎?」精準地揭開。

「這、」不果斷的我像是缺乏探路燈的冒險家,只能四處迴避著,「伊桐哥哥不是說會跟悠喵在一起嗎?」一直在盲目中尋找真理,「恩,是阿。」像隻呆頭鵝頂著錯誤的王冠張擺著,在自以為是的錯下去,我其實對於那些未來的事一點把握都沒有,最近呢、有一點自我嫌惡。

「悠喵會待在伊桐哥哥身邊,一直、一直、一直。」會不安,不停害怕下一秒又被誰扔棄了,亦或是事情又有了巨大轉變,我們都像蜷曲在內的寄生蟲,只會等著畏懼的利劍滑下刺死這狡猾倖存的心情,終究使事實無法挽救,可以預料到的,我與你的悲淒結局,「很難說吧?」避開她的童言童語,我們都成長茁壯,不要在嚷著幼稚不長進,很想低頭給他最多的溺愛,卻礙於小脾氣而拉不下臉,自私的另自己厭惡。沿途馬車恰巧停住了,說是很不巧妙的該面對還是很幸運地結束短暫的尷尬,不管是哪個都令我感到煩躁阿,門把拉開了,伊桐單單盯著自己的手怎麼就僵住了,焦慮得不知所措,他苦著一張臉,他的心裡不肯定自己,無法對自己有所信任,就像是對於自己渴求的物品一樣,很怕一得到後便會失去奪人耳目的光彩,對於那些無意義事物所顫抖懼怕,為了那不可觸及的閃耀光芒感到絕望,更令人怵目驚心的是自己追逐已久的夢幻泡泡會很現實的在你抓住轉瞬湮滅殆盡,宛如尾藏暗空的流星簡單明瞭的蒸發,什麼都不會留下來,只有剩自己一個人的倔強。

「會怕嗎?伊桐哥哥你在害怕什麼?」你似乎變了,那般沉穩肯定又直接,我們並不能在哭哭啼啼後迎來歡樂結局,但要人怎麼去面對呢?我好懦弱、好盲目、好無助,無法坦誠,內心結了一塊心石堵塞自己,也是很想脫口那些動人如花蜜的言語,我對自己生氣,實在差勁透頂,害怕嗎?別像這樣考驗我似的,「怕阿、怕呢、一直都……」漸漸低下頭,腦中浮現過往的他,歷歷如繪印在目簾上,別離開,彷彿剩抽空的軀體摟著滿載回憶哭訴哀求著,原來這就是初心者的道路,苦澀的宛如一杯淚。

 

-

 

全城大大小小都籌備已久,但一早的氣氛除了天晴的溫度外加趕緊的節奏,大門的紅地毯直達宮內,今天糖彩園宣布停工一天,不管事貴族或是子民都可以參與婚禮的進行,只能說是這幾年景氣變好或是未來的悠喵終於停止用國庫支付他可怕的伙食費,皇宮做了一番整修,譬如地毯旁的大理石雕塑無一不維妙維肖,宮殿上的石壁發著金色的閃光,地方的劃分也比之前大數多倍,在那砌的方整的地磚上鋪著滿條的紅玫瑰,宛如新婚的毛絨紅地毯,一沿著花瓣廊還架著米黃色的長型台子,有著絢麗曼妙的曲線精刻,紫色的牽牛花像是歡迎子民們的小喇叭,綠葉蜷曲的繞著米黃檯子布滿綠意,噴泉疊成兩層樓高由裡到外的花樣水柱在上還有更上一階段,加上今日的艷陽在上頭架起彩虹,水珠反射的點點閃耀,是一種閃亮,薄而透明的閃亮感,盡善盡美。

午時鐘一敲,蜜色的液體緩緩的再從那個鐘塔滴下,象徵著全國的鼓動,大門一敞人群便蜂擁而進,誰不想搶個好位子目睹這盛宴呢?未來的世界明顯和平了,沒有過分的階級制度,有法力的人也可以和普通小民交談暢飲,但也不是完全消除這深根地固的制度,畢竟童話故事中本身就是以這做為基礎發想,沒有下怎麼會有上。

「這裡跟上次來差好多阿.......」伊桐喃喃說,像往常一般手牽緊手走著,但心裡存著疙瘩,無庸置疑卻也不抗拒了。優喵或許也是同樣的抗拒,她很堅強,總用著那小小的身影去承受極大又難啟齒的痛苦,只要看著別人歡笑那便是他的快樂吧?總令人意外的努力。

「喵…悠喵肚子餓了……」他摸著飢腸轆轆的小腹,說起來他們一連好幾天沒有進食了,貴族們雖然可以長時間不進食,但這幾天就夠這從小有求必應的小公主受了。

伊桐還是心亂如麻的撇頭,該怎麼道盡自己的一切不安?好似自己的思考被剝奪一般在強硬間放慢所有事,他就像蠶,以情絲自縛,把自己隔絕起來,很冷,一點也感受不出溫度,唯獨想的出神發熱的小腦,還有那雙從另一端傳來溫度的手,不停空燒著。

他們順著人潮的推進進了宮殿,裡頭流線的設計和白色的主調引得人不禁出神了,偌大的空間擺設了滿滿宴席,數十個長型桌從入口直達大廳尾端,長桌的白桌巾襯著金邊的擺盤,上頭放著各個精巧蛋糕,論色彩及質感皆是頂級更不論萬頭竄動的畫面,這是一個所有人都歡喜的快樂高潮劇情,伊桐對甜味黨的食物壓根沒有一絲毫興趣自己就坐到一隅發呆,而悠喵一見到滿桌的甜點衝的比所有人都快上場瓜分了,伊桐把手靠在膝上,順勢把頭埋進胳膊裡,宮殿亂哄哄的而他越發煩躁,像不屬於他一般無暇參予現況,不自禁他想起澄來了,緊接著心頭又是一陣落寞,這麼說的話距離上次來糖彩園他們還是一同來的呢,心煩意亂的自己卻止不了了呢?一點也不想讓事情走下去,請停下這一回合吧,即便是零的可能性,不斷重複的卡進矛盾之中,他敲著自己的頭顱強迫自己閉腦了。

「停下來了嗎?」伊桐沒有抬起頭只應了聲或許,對方輕笑了一聲,下一秒他感受到一股暖流順勢滑進自己的體內,顯然的嚇了一跳。不過這感覺怎麼說呢?原先像蠟燭燒著自己,打算在一片灰暗中堅信著一秒微弱的光明,將自己燒光了誓守住一般不肯退讓,但又被人在心湖丟了石子翻了船,對於別人像是嬉戲般的水瓢遊戲不堪一擊的亂了心,想不起原先的自己為何苦了這情。

「沒有事的,會過去的哦,不走不走,我一直在你身邊,在這裡等你,在未來等你。」對方輕拍著他的背。

「真的會等我嗎?」伊桐的心裡有好多不確定,這不安簡直要將他扼殺,「即使如此我也會在你心裡。」,她說,那個十分溫柔的聲音,「我理解不了你看似簡單的道理。」如果能拿匕首狠狠的刺進自己心裡如果可以忘卻這些事,好痛阿,實在無法懂呢。

「那個阿、」你稍做微笑言:「抱緊一點就沒事了呦。」請別再讓我一個人思考一個人承受了,請你別走傾聽我的微小宿願,麻煩你深深抱緊我別再讓我不安了。

 

像窗前的鈴又響了。

稚氣的他那時在剛正式踏入這個世界,所謂的童年他至今僅回想起片段,那東西就像被隔進真空一般,裡頭炫麗的令人眼花撩亂,一秒一秒由小而大全往自己的小腦衝擊,一閃一閃的他不知曉這一次是不是在連那碎片亮起的那一秒趁著大家都不注意眨了眼,一暗,他清楚這一次是自己,伸手去搓揉,發紅而癢,小小的他愛哭起,淚水從眼角順勢浸溽他的食指,「嗚嗚······」他發出微小寒顫的啜泣聲,全身彷彿被人用銀線勾起,連同心被人懸在半空中,一晃又搖得全世界都在轉,放開手試著要尋覓確著空撲,「不怕,媽媽抱緊你了哦小伊桐。」他還是將手伸回搓揉一番就嘿嘿的笑起了。這些畫面閃過自己的眼前,而今日的他仍搓揉自己的眼,沒有呵護,他猛然問自己這些日子是如何過的,自己是罪惡的小樹苗,一天天茁壯忘卻了提供他養分的母親,就連最後一句話也未說著,他雙掌拍著自己的臉,處在一種濛濛的境地,頭痛欲裂,甚至不知道方才和他搭話的人和他擁抱的人,然後窗前的鈴被人用力一扯而發出落地聲,十分嘹亮想響得他清了心,從腹部裡抽上一口氣,在胸口及鼻腔停留,頓,開口吐掉了。風聲逛入他的耳畔,不見悅耳的叮噹聲,死寂從中又炸開,又是濃濃的沉悶感,搞得他都不懂了,想再重溫一遍,全部全部都是,一直以來有些疑問因無人解答而四處碰撞的,倒是揭發了很多壞念頭,「夠了!我不想玩了!」他傻氣似講著,彷彿把這當遊戲隨自己的任性而結束遊戲,猛然發現自己曾經也這樣,小時因跟日玖留玩捉鬼遊戲而生悶氣,他抖著身軀,口中說著同樣言詞,小伊桐槌著他的手,「唉呀,媽媽知道錯了嘛、」日玖留一手抱起他,伊桐又噘起嘴不說話了,她看著她的小淘氣抿嘴笑,「那回家。」,夢裡的鈴一如往常輕晃著,晃到銀河都搖進那夢中了,感覺有些東西一氣呵成全釋放出來,好大一聲響,睜眼。

鈴再也沒有響過了。

 

伊桐醒來了,恍惚不屬於自己的事,不加思索不想了,應該說想不起來了。

只剩他一個人,什麼大長桌和一籮筐的人,真的空了,伊桐這時撐起身子就往別處走,卻一點也不擔心悠喵,沒有什麼比回到家更好了因此自己才可以這麼放心吧。

他沒有往出口走,這時在正視了大廳,一個大半圓鎮在中央,白色糖框為底用蜂蜜與糖漿刻著精細花紋,兩排的大理石柱直線塑造一股規矩又不死板,燈全關了,但也怪,頭一仰,原來上空是透明的玻璃窗,陽光如金霧從緊密相接中竄進,散在大廳中又消去,無一毫馬虎,窗子周圍滿滿的壁畫,最接近藍空的那塊逼真的呈現,帶著灰色、藍色、黃色、白色、天藍色,紋理十分纖細,差點就跟天空融為一體,他想起了霜陵園,那裏的藍空與白雲就像家常便飯,從來沒有一刻如此想念,甚至讓他產生錯覺讓他覺得壁畫上那白彩的物體開始飄動,像是一陣刮風轉動齒輪開始移動,越漂越遠,壁畫就被淺藍罩住了,成了一片空藍,遠處有一點,越放越大又綠又灰的,越來越近,這不是錯覺,壁畫一直在動,但並不流暢,一秒動一秒靜,正當他覺得後頸一酸打算回過頭繼續走時,那壁畫瞬間陷入一片朱紅色,出現了她的臉、他的臉、他們的臉。

 

-

 

「伊桐,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哥哥了。」

「你是誰?」

「澄。」

 

 

-待續-

 

 

我打完了!!!!!!!!~~~~~

我發現又隔了一個月哈哈哈(笑屁

總覺得這張有很多看不懂或很模糊的地方

就像看動畫也會有那種突然五彩繽紛然後你看不懂的地方(?

希望我之後還寫得出來讓你們接得上劇情的東西

寫著寫就覺得自己寫得不好

但是我又會想反正我只是寫興趣的然後就這麼給它敷衍過去了ODO!!!!!!!!!!

太恐怖了為什麼我這半年來一直在跟小傲嬌還有阿澄的故事停這麼久QQQQ

秋雨妹妹表示很想小斐阿QQQQQQQ

 

好啦下一章再見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ちゃん 的頭像
露ちゃん

平行宇宙〃

露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夏音(なつね)
  • NO,等等,有點難過
    最後那幾句真的好難過而且還把馬麻寫出來了我記得小傲嬌跟她的馬麻之前好像發生了一些衝突對不對qqqqq
    我覺得露露你真的寫的好美剛好又配上很童話故事的劇情qqqqq
    然後網歌也都是很催淚到底是怎樣啦qqqqqqqq
    說起來小傲嬌也挺可憐的這樣他到底還剩什麼乖喔如果寂寞的話可以來找我(no

    好像有回到過去的感覺是因為letter song的關係嗎qwqq
    第一次看露露的文章是什麼時後呢,最有印象的是迪絲哥那裡,那時候露露在無名的樣式是粉紅色的真的有幾分夢幻啊qqqqq
    然後慢慢地到了無名白拍子和荷葉(?)這些印象都很深刻
    其實我覺得真的很精彩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去那裏旅遊一下前世今緣的世界

  • 對,我記得是有衝突的,就是小傲嬌對媽媽說類似你不要管我我討厭你之類的話,結果回家發現媽媽不再家就死了,再也沒見到媽媽
    給你記憶恢復一下之後他就發現在窗邊有一個阿澄的御守最後被阿澄洗腦了<這樣的
    其實阿夏你說的很美我都不太懂這是天大誤會qq
    說起來小傲嬌就真的甚麼都沒有了所以快去找阿夏(我推

    回到過去的感覺單純是你太久沒看了吧w
    跟你說哦我昨天發現上一章居然是一年前打得
    剛剛好去年8月打得(呆滯臉(不
    真的好久阿qq
    我的孩子停止成長一年了嗎qq

    我覺得那裏就是充滿奇聞異事啦ww
    阿夏去應該會被嚇到吧w

    欸豆還有 阿夏的DM等我一下QQ

    露ちゃん 於 2015/08/02 17:17 回覆

  • 梨子桑
  • 還我小斐來(!!!!!!!
    不然我就不更新章九了(no
    水果真的很喜歡露露角色的名字wwww每個都好帥wb
    是說寫小說這東西是不是真的需要多想像呢?
    去幻想阿才有奇蹟才有劇情什麼的啊~
    悠喵的伙食費www喔喔喔喔帶著一隻貓果然好可愛啊(冒花
    露露妳明明自己就有悠喵公主啊wwww小淳淳只是比悠喵高一點然後......恩沒事w
  • 不可以啦我預計下一章還是小傲嬌的戲份
    小傲嬌戲份怎麼這麼多阿真的很機車(不
    那裡很帥我都翻字典阿wwwwww
    想像嗎?不知道耶(?
    我覺得我都沒怎麼在想,就是一些平常或是之前在課本上看到的東西我就寫進去了
    這個會動的天花板壁畫單純是某個有名藝術家做過這種事ww
    然後我只是想阿如果會動應該很好 所以裡面的就會動了w
    不,帶著悠喵的人絕對會被吃垮,吃貨兇猛啊
    不wwww你不覺得悠喵一點氣質都沒有嗎www
    他就只會吃吃吃吃吃吃wwww

    露ちゃん 於 2015/08/02 17:21 回覆

  • 這裡是懶的登入的玉米罐(被揍#
  • 悠喵依然可愛!///W///((摸頭
    我今天有點詞窮不知道要回什麼((被揍
    露露的文筆美美der!期待後續!
  • 沒關係哇我跟小罐罐一樣只要有人回就十分滿足了哦耶!!!!!
    其實我想寫出一些更有意義的文字像你那樣QQ
    光是美好像沒啥屁用嗚嗚QQQQQ

    露ちゃん 於 2015/08/10 20: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