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141029003851_CzJFn  

 

第二十九章 - 我們都得學會任性

 

「沒事。」

-

 

我靜靜的坐在沙發上,不想認清現實的發愣著,現實就是——無論幻想的是什麼,永遠殘酷多一點。

但這個問題也不是百分百確定,我只想活在自己的幻想泡泡裡,所以才會在那天晚上姐姐和媽媽回來的時候什麼都沒問,一聽到鑰匙在門孔裡輕轉的聲音就嚇的跑回房間裡頭,鎖上了喇叭鎖,緊緊的堵住門,轉緊門把後僵在原地,我說有說不上來的千頭萬緒,感覺所有的情緒就像是一顆不停充氣的氣球,一直到把所有的記憶區與情緒區充飽,裝著無數隻無頭蒼蠅在亂竄猛撞,我問著自己為什麼會有這麼複雜的心情,留下來的答案卻同一張反覆擦拭的白紙,充滿皺摺和虛假的白,我捏緊門把,緩緩的把額頭靠上門扉,順著牆的弧度滑坐在地,好怕誰突然開了門,只好抓著門鎖不放,好想哭,誰都沒有辦法訴說,咬著牙我想像以往一樣把全部的淚水吞下,但這一次不曉得是哪個環結錯了,眼淚如塵埃,我一呼氣就漫天飛舞,全世界就只剩下我和那扇門,我清楚的是,那扇門,說的也就只是我心裡走不出去的心門。眼淚七零八落的滴下來,濕了綠格制服裙,濕了我的睡意,濕了我的愛情。

我好想他,即使他在我最需要他的時候缺席,但我還是想他。 

 

隔天特地早起,趁著全家都沉浸在一片睡意中我就出門上學了。

 

「早安。」嗚音放下書包例行性的跟我說了早安,但我不想說話,單單點個頭應付她。

「……你怎麼了?」她原本想直接坐下來趴睡一整個早自習,但動作停在一半又改而轉身朝我這坐下。

「啊?沒有阿。」即使我們是班上的好朋友,但也僅此是「班上的朋友」,剩餘的事我不想說太多。

「有,你有!你一定有什麼事!我就覺得你今天哪裡怪怪的很奇怪,阿反正就是講不出來啦你怪怪的。」嗚音矛盾的抓抓頭,用手肘撞開我的鉛筆盒直接趴在我的課本上。

「沒事啦,就…就今天要考試都沒看阿,這個好難。」我撐著頭看著她。

「哦,這樣哦,等等!今天有什麼考試嗎!」

「有阿,今天要抽背國學常識還要考複習考哦。」我看著她一臉鐵青,朝她揮揮手叫她轉過去開始抱佛腳。

「呃阿——我根本沒有看啊!」

「……你哪一次會看?」

「喂!我聽到了!」她丟了這句話就忙著求神眷顧她了。

「阿、嗚音……」

「——碰。」聲響從教室另外一邊擴散開,我們兩個人同時轉頭看——是結香。她的桌子被撞到旁邊,桌墊和壓在下頭的考卷都散落在地,而不是誰做的是她自己。

「……」嗚音和我相識互看後,我們就立刻起身過到她旁邊,「結香?你怎麼了?」

她擺著那張因為情緒而醜化的臉,教室裡頭的其他人被那聲響嚇了停了動作,全都很有默契的看著她,無論是無謂的關心或是單純的好奇心,結香自己蹲下身把考卷桌墊撿起來後又把桌子扳正,連正眼都沒看我們自己就坐下來,有的人現在才剛進教室看著大家都望向這處而一頭霧水,漸漸的有些細微動作,過不了多久後大家又興缺缺的做自己的事,聊天的聊天,一直到把整間教室殘留的尷尬埋沒為止,那音量就快要衝破天花板,一直到下個上課鐘響前都沒有減弱,我看結香沒有任何想搭理我們,所以就走回位子做自己的事,比如說,繼續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比如說,在嗚音也著我走回來的時候笑著和他聊天。

我討厭結香她張揚自己的情緒,好像在說「我今天心情不好哦誰都不能來惹我」諸如此類的,也不是說不知道她的這點怪脾氣,但誰不是如此,而我們卻只能選擇把情緒往心裡塞,我也好,嗚音也是。

今天一整天我們沒有三個人聚在一起,我不想去打擾結香,她也沒有想和我們講話的心思,只是中午的時候我看見她走出教室往右邊隔壁班走去,我覺得很煩躁,所有事都不順心還同時爆炸,過於任性的她,我沒有義務去服務。

 

「斐!今天要不要來我們家?」每天放學我們都得找地方打發時間,有的時候直接回家,有的時候上街逛逛,有的時候就互相到對方家玩。

「好阿,嗯…今天我們兩個人?」

「應該吧,不然要去問問看結香嗎?」

「……好,我們去問。」

放學鐘一響,我們提著書包站在她面前,她仍是低頭往門口走,往右我們就站右邊,往左我們就往左邊,她終於抬頭看了,嗚音就先打頭陣踏進她的冷氣場,「呃、那個今天要不要去我家?」

「……要幹嘛。」

「就像平常一樣阿,聊天寫作業,雖然我們都在聊天完全沒有寫到作業,這叫什麼寫作業之名行聊天之舉?」她想了想,「噢,今天沒有作業耶。」

「恩哼,所以我不去。」結香丟下這句話甩著書包在我們沒反應過來時快步走出教室,我沒有去追他,更沒有讓她一切的任性在我眼中放縱,拉住嗚音,「別追,她想一個人那就一個人。」

我不想去接受所有人的恣意妄為,而我一個人就必須規規矩矩地承受所有的框架,太不公平了,是不是我們都必須要學會任性,因為才可以騰出一個空間給自己喘息,是這樣嗎? 

「阿、但是結香她……我想、我想我還是過去看一下她好了!」嗚音也抓著書包就跑了。

她很愚昧,空蕩蕩的教室剩下我一個人,這點更愚昧,回家時我走了和那天一樣的路程,我還想再那樣夢幻的巧遇一次,但是沒有。

 

我輕輕地推開家門,玄關有一盞小黃燈,是特地為了我留的,平常會開,但是今天是關的,這代表媽媽還沒睡,我往前看,果然,客廳的大燈是開的,原先打算一聲不響地溜回房,但我還是誠實地走進客廳。她板著一張臉,眉毛多皺了幾分,嘴角多下垂幾分,眼睛也因為睡眠不足充滿血絲,「你去哪了?」

「……恩,在路上多晃了一下。」

「現在幾點了?」

「快十二點了。」

「然後呢?你跟我說你該這時間回家嗎?就算你是去朋友家也好還是去街上晃晃,平時也都十點前就回家,只要有一次你破壞了我們之間的信任基礎就很難在建立,懂嗎?以後不可以那麼晚回家。」

「恩,對不起。」

「好,算了,沒有下次,快上去休息。」

「恩。」我在上樓前去點了玄關的小燈。

被罵了,即使只是小小的被念了一下,我還是覺得很鬱悶,是那種一讓我踏進房間就想窩進被窩裡面哭的程度,再一次我的眼淚又在我的夢境裡頭漫天飛舞,濕了枕頭,濕了信任,順道濕了我的臉頰。

 

我沒有早起,甚至多睡了十五分鐘,到學校剛好在鐘響前三十秒踏進校門,班導還是對我碎碎念了一下。

「嗚音,早安。」我邊把第一堂要考的科目拿出來一邊跟他道早。

「恩,早阿。」她沒有回頭,我的第一秒反應就是他有事,這可能就像昨天她只是問了一句早就知道我有事。

「……喂,」我拿自動筆戳她,「你怎麼了?」

「啊?沒事。」

沒事,這就是我昨天對她的回覆。

「哦……」我沒有資格對他說什麼那有事要跟我說之類的,我覺得我們之間的距離因為一句沒事變得好遠,這個名詞是為了不讓人擔心還是想應付人而被我們講出口?昨天我是後者,今天的嗚音也是後者,我們因為一句沒事,壞了感情。

我們三個人的氣氛詭異透了,沒有人先開口搭話,也沒有聚在一起吃飯,嗚音沒有轉過來跟我聊天,結香沒有找我們去逛街,我盡力讓自己不在意。

忍了大半天我受不了了,拿筆戳了前面的嗚音。

「嗚音!嗚音!」在課堂間用氣音叫她。

「幹嘛啦。」她只轉了顆頭,平常的她會整個大半身轉過來。

「我的橡皮擦掉到地板了,有在你那裡嗎?」原本是想問他今天放學要不要一起去吃飯,但我不敢問。

「沒有耶。」她連低頭看都沒有,我想她知道我在撒謊,因為我不想去承認她連看都懶得看這件事,寧可是一口認定我在轉話題。

「哦,好吧。」我把握著橡皮擦的手藏到抽屜裡,除此之外,我第二個想藏進抽屜裡的的就是我的心。

距離下課還有半個小時;距離放學還有三個小時;距離到家還要四個小時,如果哪裡都不去的話;距離躲回被窩的時間,四個小時又十分鐘。

剩下的半個小時我撐著頭看著結香,但她沒發現我在看她,她今天還是散發別想靠近我的氣場,所以我才只好這樣遠遠的看她,為什麼他們兩個人心情都不好?為什麼我們都要這麼逞強?也許逞強的人只有我,因為是我先把他們隔離在我的圈圈外頭。

我想回家,想回房間,不想待在學校裡。

 

 

下課之後我錯過了公車,我覺得全世界都在跟我作對,於是我就跑回家,即使跑到整個肺都在燃燒,跑到支氣管堵住承接不了下一口氣,跑到我差點以為自己缺了氧,跑到我頭昏腦脹,一直到衝進房間裏頭都沒有停下腳步,下午五點,這時候媽媽才剛下班,姊姊還在上班,家裡只會有我一個人,我踩住鞋子的後跟方便我把那纏人的東西脫掉,就差三階樓梯就可以上二樓,因為一滴忍不住的眼淚打滑了地板,從樓梯上摔了下來,我的重心就像被拋出外太空,我希望自己是馬戲團裡的小丑,在一個後空翻可以完美落地,但我卻只是一支酒瓶,失手摔破在地,一階階的樓梯好像放大版的去鱗板,把衣服沒有蓋到的小腿給遮騰出一道道紅痕,前十秒我像斷手斷腳的魁儡娃娃動彈不得,膝蓋的皮被不以為意的摩擦力給磨掉一層,也許我的痛覺也在那一個瞬間摔個粉碎,疼痛卻慢慢蜷曲我的四肢,把我所有的理智與忍耐猛力一扯,所有的傷悲被人猛力一敲,越傳越開,到了整間屋裡都是我的哭聲為止,沒有人聽見,因為他們人都還沒回來。

濕了什麼?我失了友情。

 

我緩緩的抹去眼淚,爬也是爬回房裡了。把我自己用棉被裹著像肉粽,我又開始哭了,不是因為摔下樓的痛,我只是,一回到房間就想哭罷了,我是個愛哭鬼,我只是想把上一世累積的所有一次哭個夠,一點都不為過,誰都不能再說我很過分了。

 

窗簾透出來的光越來越小,天暗了,樓下的交談聲今天特別大聲,我換了睡衣後偷偷拉開門,躡手躡腳地溜下樓,在客廳,笑聲很大,有媽媽的聲音,還有姐姐的聲音,好像還有別人的聲音,我不想去打擾牠們和客人的對談,但我好想倒水喝,左想右想左糾結右糾結,又考慮到我整個眼睛都是腫的,只好又上樓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等晚一點他們的談笑聲稍靜下後,才又跑下樓倒杯水,順便拿了放在櫃子裡的醫藥箱。

媽媽從門外走進來,門在關上前我看到一台銀色的車子開過去,媽媽點了玄關的小燈,她看了我右手提的東西皺了眉,「你拿醫藥箱幹嘛?」

「呃、今天在學校絆倒了,不過沒什麼事,我只是想把一些膠布什麼的放房裡備用以免我下一次在學校又跌倒沒藥膏擦。」講這句話的同時,我只想到媽媽上次說的信任基礎,但這件事情只有我一個人知道,我不說溜嘴,誰都不會知道我是在家裡跌的。

「那你放一些在書包裡,你的視力是不是又下降了?」

眼睛會有自動平衡的系統,如果一隻眼睛失明,那麼另外一隻也會漸漸地看不見,當然這不是全部人都是,只是有的人的體質會這樣,比如說我就是。

「诶?上次去看醫生他說有維持阿。」

「找個時間我們再去回診,你這孩子,不要什麼事都放心裡讓我擔心,快上去休息,明天不要睡過頭。」

「好。」

幸好樓梯間的燈沒開,否則我不知道該怎麼辯解。

回房後我把膠布貼在膝蓋上,隔天把裙子穿得比較低好蓋住傷口,而腿上那些紅痕也快消了,只剩下些許的擦傷。

 

 

又過了一天,我不想見到他們,好可怕,事情就僵在那裡,我們誰都不動,誰都不想成為主動的人,我們都好自私。

一打下課鐘我就趴在桌上睡覺,有幾堂是真的睡著,而有幾堂我只是想裝忙,我忙著睡覺,所以我才沒找他們講話,這是做給別人看的,這樣就夠,我不想被可憐,甚至被拿去當話題聊。

經過一整天的漫漫等待,我等到了放學鐘聲,今天是禮拜四,再一天就可以放假了,那就有兩天可以待在家裡避開他們。我跟昨天一樣直接回家,但今天有趕上公車,回到家後就倒在床上發呆,一整天下來我覺得腳快不是我自己的腳了,其實我也不只為了想睡覺所以才都坐在位子上,我不想讓他們知道在跟他們冷戰之後我還很慘的從樓梯上滾下來,反正就是爛人一個狼狽樣。

今天也是,客人又來家裡跟媽媽他們聊到很晚,我被痠痛折磨的只想快點入睡忘記一切,我把頭塞到枕頭下面,用枕頭把自己的頭悶住,聲音也沒有變得比較小聲,從樓下傳來了汽車的引擎發動聲,我掀起窗簾的一角往下看,和昨天一樣,是那台銀色的車,另一手隨便拿了桌上的橡皮擦往下瞄準,自然是沒丟中,我只是想表示我討厭他們來家裡聊天,嚴重擾民!

那台車在我往下丟沒瞄準的當下停住了,我差點就以為那個駕駛客人先生還是小姐看到我在用橡皮擦偷丟他,但怎麼可能阿,最好是會看到二樓來,我把窗簾拉上,引擎的噪音越減越弱。

 

 

 

今天就是禮拜五了,過完今天,就是週末了!我想以光速過完一整天。

今天考試的時候,我注意到嗚音在傳考卷時,考卷是用丟的。

今天下課的時候,我看到嗚音和結香兩個人有說有笑,這畫面有點奇怪,因為我不在裏頭。

今天放學的時候,我又錯過公車了,只好搭另一台上街晃晃。

今天逛街的時候,走過婚紗街,我又看到了那台銀色的車子,為什麼世界上有這麼多銀色的車子?

今天正要走出婚紗街的時候,我看到姐姐了,她從一台銀色車子上下車,後來那台車又走了,我就趁他沒注意到我的時候跑掉了。

我跑掉是因為我怕她問我為什麼放學不直接回家,問了我一堆細枝末節的事,問出我和嗚音他們吵架了,天又暗了,眼看快要九點了,怕再拖下去又過了媽媽給的門禁時間,等了公車到家後我例行地躲回房間,關上門,杜絕所有煩心事。

 

我沒哭,我今天沒哭,今天想放我的悲傷心一個假,我想明天等他放假回來會更有效率的工作。

 

-

那今天的我算不算跟我的悲傷心任性一下了?

我不想天天都在哭。

 

 

待/

 

為了秋雨妹妹所以我在813打出來了!!!!!!!!

雖然現在已經12點09分

管他的啦我還沒睡之前都還是813!!!!!!!!!!

整篇文就是縈繞各種不順心,我是一個很常有過渡時期的人,所以就想說,

如果小斐的話應該跟我一樣哦?各種雖小一起來

話說我想慢慢把他加進一些正常人會有的心理,賭氣,受不了,說謊,厭煩,逃避,

有時候我覺得小斐是個堅強的孩子!但在那之後可能跟我一樣都有脆弱的心(?

 

給秋雨妹妹 這裡是秋雨妹妹專區

你看看我為了你打了好久的小說!!!!!!!!!!

給我老七謝謝(狂搖

而且我這篇還給你滿滿的小斐!!!!!!!

我一直在想為毛你會喜歡小斐,但是我最近得出的答案就是,

是不是因為他是個好人?自己把苦吞進去,我前面寫的時候只是想說他就是個容易受委屈的人,

但人這種生物就是會把受過的傷一直戳開讓她結痂,好讓自己永遠記得,

所以我總覺得最後的小斐會讓我覺得很可怕,

唉呦,就是會變得很懂得人情事故,變得很現實,

希望到那個時候你還可以愛他,那我想他會更愛你,他很缺人愛(

我下次給妳的信在畫小斐給你,

不過這篇的結局一定是快樂結局的

好哦!!!!!!!!!

我好想睡覺嗷嗷qq

晚安愛你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ちゃん 的頭像
露ちゃん

平行宇宙〃

露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夏音(なつね)
  • 不會吧 等等 我是頭香嗎
  • 其實我是要留給秋雨妹妹的wwwwwwwww
    天阿w她會難過哦wwwwwwwwwww

    露ちゃん 於 2016/08/14 19:26 回覆

  • 夏音(なつね)
  • 我好久沒頭香啦!!!!!!!!!!!!!!!!!!!!!!!!!(尖叫
    ohyeah這種感覺太好了!!!!!!!!!!!!!!!!!!!!!!
    我真的好久沒頭香了!!!!!!!!!!!!!!
    這次是我本夏頭香噢!!!!!!!!!!!!!!!!
    不行 太感動了 太感動了這睽違多少年了(沒有那麼久#

    好噢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
    我好像說過很多次我很喜歡露露的描寫
    很有力道的那種感情(?)尤其是在那個銀車車子那裏的時候
    我看到那裏腦子裡都是一堆銀色車子跟
    跟不知所措的感傷(?

    其實那個"只在學校的朋友"實在是太虐了我覺得
    我國中的時候大概也是這種感覺,不過前提之下是私下有更好的朋友
    但果然還是會希望能夠在學校也遇到"朋友"
    雖然我覺得鳴音他們應該沒有我想的那麼壞
    但是那些會把別人拿來當話題的 簡單來說就是
    背地裡講別人壞話或是聊八卦的人
    如果要在學校交朋友我最忌這兩種人

    然後橡皮擦那朝感覺有點神奇啊我覺得wwwwww
  • 放心你這次只是剛好搶到wwwwwww(喂
    好哦恭喜你你好棒棒((((###
    去旁邊淋雨(夠了

    對你貌似是有說過哦(?
    其實我覺得這次也很一般般耶沒有什麼特別把這個寫的虐虐還是什麼的(什麼?
    只是我想的就是她很衰 衰到爆
    我常常會課業友情家裡一起出事
    這超神奇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每一次我都快要瘋了 就整個悲觀到谷底然後在逼自己爬上來

    只是在學校的朋友這個是我對班上同學的想法
    很多事情我不會跟他們講
    因為我們沒有好到那種程度阿(?
    嗚音他們是不會啦(笑)
    但我覺得他們各自也都是有各自的苦衷
    嗚音跟小斐還有結香其實是完全不同個性的三個人
    小斐覺得自己不能任性 要懂事要懂吞苦
    嗚音是個希望自己難過有人拍拍他 所以她看到別人難過會去拍拍別人
    結香總是以自己心情為主 但時間過了就會好的人
    我一直在想為什麼這樣的三個人會是好朋友呢(?

    我也討厭那兩種人ODO!!!!!!!!!

    露ちゃん 於 2016/08/14 19:42 回覆

  • ☆玉米罐☆
  • 我不太懂他們疏離小斐的原因是什麼ˊ Aˋ
    感覺就是很莫名w
    我覺得這三個人能成為朋友,實在是很奇妙的事
    雖然個性不同,但是都是缺乏愛,壓抑的孩子
    有什麼事不會主動說出口.或是只表現在臉上.問了也不回應
    真是麻煩(不##
    如果中間沒有很正面又很開朗的人維持這份友情
    我覺得這樣的情誼很難長久下去QAQ
    只能說鳴音他們不夠重視小斐吧,覺得有點難過

    是說,老七是什麼?XD
  • 天啊,小罐罐!!!
    你終於成功get我想傳達的意思了!!!!!!!!!
    哇我要放鞭炮嗎!!!!!!!!好開心哦!!!!
    對,他們三個人的個性真的很不一樣
    但是就像我們一樣,不一樣如果沒有透過某些關聯不會碰上
    我倒覺得這三個人之中小斐是比較主動派的人哦,但是她受過的傷太多了,只好把自己藏起來罷了
    啊啊你看她阿不是有戳戳嗚音嗎,但是嗚音不理他阿
    我覺得就算有很正面很開朗的人的話,那開朗的人反而會先被他們的圈圈排除在外
    究竟他們的模式跟思維到底是什麼呢?
    疏離的原因永遠搞不懂,就像我永遠不知道為什麼最後都變成我的錯一樣

    -
    哦www老七是秋雨妹妹的小說一個角色
    是個受,然後攻叫八十一(你亂講###

    露ちゃん 於 2016/08/16 22:25 回覆

  • 梨子桑
  • 好哦我有點不小心好幾次把這個想成是露露的真實故事(?

    不知道為什麼 就像露露前幾天跟我說的一樣 我覺得小斐跟之前感覺不太一樣耶
    這也是他們的一種成長嗎wwwwwww

    哦我喜歡洗衣板那裡的比喻 好美/////////
    話說前面小斐和結香他們也有吵過類似的架吧
    吵架的模式好像大概就是那樣(?) 故意裝忙 其實心裡好盼望大家在一起玩:3

    我要說我很喜歡網歌 change
    我一直覺得這首很像刀劍的 沒想到是死神的
    啊啊不過我都聽快板的(x
  • 不是好嗎:3
    如果你這樣覺得我會連打個小說都會有壓力wwwwwwww
    會不會以後打到自殺你也覺得是我的事wwwwwww

    小斐本來就不一樣了哦
    以前的他正在消失了
    現在的小斐是我最討厭的那種人wwwwwww(喂笑屁

    洗衣板w哪是洗衣板wwwwwwwwwww
    其實他們沒有吵架
    就只是雙方都在鬧脾氣
    每個人都不願意先低頭道歉

    網路上有人把change動畫做成終熾+死神
    結果整個無悔和wwwwww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5056iuq9ko

    有米咖醬的哭臉哦(#

    露ちゃん 於 2016/08/27 16:02 回覆

  • 千斬音返
  • 我要當頭香怨靈!!
    我!!!!!!!!!!!!!!!!!!
    的!!!!!!!!!!!!!!!!!!
    頭!!!!!!!!!!!!!!!!!!!
    香!!!!!!!!!!!!!!!!!!
    阿夏啊啊啊啊啊我的頭香啊啊啊(你好吵
    露露我的頭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夠了
    好吧要怪也只能怪我沒有馬上奔來看(哭
    我下次你要打告訴我我開著你的網頁死守到你發為止(不

    我的小斐wwwww
    滿滿的小斐wwwwwwwwwwww
    愛哭鬼的小斐也很可愛反正小斐很可愛啊hshshshs(變態喔
    種麼可以不理小斐啦啦啦我好難過喔喔qq
    想摸摸她想跟她一起窩在被窩當肉粽(人家不要
    不過我發現我真的太久沒看會忘記劇情qq
    我有沒有跟你說過其實前世今緣我整整看了兩遍了ˊ??
    我打算看第三遍(
    對了上面有一段

    濕了什麼?我失了友情。

    這個有打錯嗎我看了好久
    沒有下雨啊(什麼
    對了剛才我反白的時候看ˋ到反白顏色是粉紅色覺得好爽
    然後秋雨不管是第幾樓都是最閃亮的那一樓
    下次我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搶走我的王位了ˊ哼哼!!!!
  • 警察叔叔就是她!!!(喂###
    哎呦頭香什麼的要幾個有幾個啦(揮揮
    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哦我突然覺得我有點難產(閉嘴

    其實我就是想寫的莫名奇妙的這樣(什麼
    沒辦法我的生活都亂七八糟哈哈哈
    你不用難過啦,反正結局是快樂結局~

    其實我沒有打錯wwwwwwwwwwwwwwwww
    不是下雨好嗎wwwww是她在哭哭阿wwwwwwwww
    為毛反白是粉紅色!!!!!
    好哦你好閃亮可惡我每次都打成善良

    露ちゃん 於 2016/08/26 20: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