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那對情侶朋友那天是十月二十八號,是同志大遊行的日子,我缺席。

我回家以後一直上網看別人發的文跟拍的照片,我不能說不後悔沒參加那場遊行,明明拍完以後時間還是足夠的,但我仍沒有搭上火車趕到遊行現場,過了一個禮拜我心裡還在惦念這件事情,現實中我不會避免去討論這個話題,但卻很少牽扯到自己身上,我知道我不夠勇敢,遠遠不夠。

這一個禮拜我開始回想一切的徵兆。

國中那時我發現我對班上的男生感到很厭惡,只要他們一靠近我,我就會反感起來,但那時因為喜歡學霸先生所以我對這件事沒特別注意,學霸先生長得很可愛,大概就是所謂的正太吧?上了廣告設計科大部分的同學都是女孩子,我們班的男孩子最顛峰大概數量在十,其實我高一還是有和一個男生曖昧,但過了沒多久我開始迴避他,殊不知沒多久他就跟班上另一位我不大喜歡的女孩子交往了,成了我不太喜歡的班對之一。不能說他的喜歡沒有錯,只是我覺得他的喜歡很隨便。

在我記憶裡,男孩子總是給我很不好的印象,也許說是我沒有剛好踫上能好好對待那份純純愛情的人,學霸先生把紙條給別人看這件事實在重傷我,在我青澀的十五年華這件事就像狠狠地在我胸口上劃一刀一樣難受,高中那位有些曖昧的對象,他那時有些花心,據我的情報來源他每天都和女生聊天,而我也只是其中的一個,而他問過我最扯的一句話就是:「如果我說我喜歡你,你會怎樣?」如果他現在在問我一次,我肯定翻一個世紀大白眼。

但所有的男孩子也並不是沒有不專情的,有一個男孩子追我追了八年,八年?或是更久?就姑且叫他胖胖吧,他真的有點胖胖(小聲)

我跟胖胖是國小補習班同學,我們是小班制,我和他那時才國小四年級,我坐在最後一排的左手邊,他就坐在桌子的右手邊,而我們中間空一個位子。

那時我們每天的例行公事就是趕緊把課上了、把作業給寫了,然後跑到隔壁休息室看電視等回家,但小朋友總是管不著那張嘴,我跟胖胖有時候就會邊聊天邊寫,聊天也很有技巧一下子唇語一下子丟紙條一下子偷偷在桌下比暗號,我記得有一次我們又邊聊邊寫,我寫的速度比他快,作業寫完以後傳到老師那裡,過沒多久老師就在前頭喊了胖胖的名字,問他作業怎麼都沒傳過來,我就往右看他那支支吾吾說不出來的臉,最後隨口說了一句「啊我就每一樣寫一點又換一個寫啊!」,果然挨老師罵了!當時我悻悻然的在旁邊笑到不行。

國小四年級我和胖胖是隔壁班同學,他那時喜歡我們班一個女生,有一次有個迎春表演,那個女生就有上去跳舞,那天回到補習班,不知道為什麼有人突然提起那天的迎春表演,他當時還說他都不敢看表演呢!因為他看到那個女孩子就覺得害羞。後來,當老師再問他現在進度如何時,他卻笑著說,「我現在不喜歡他了啦!」我也就當個消息聽聽就過了,沒特別往心裡去。

升五年級那個暑假我們換到另一間教室上課,換了教室以後我跟胖胖還是一起坐,他坐在第一排的最右邊,我就坐在他左手邊的位子。有一次假日考了社會科小考,我有一題填空空下了,因為想不起來那個名詞是什麼,考卷寫到最後面我還是想不起來,正撓著頭想著算了吧就給他扣分了,我算一算就算扣了分也還是有九十分,結果胖胖用手肘偷偷給我打暗號,我微偏頭用眼神看他問他要幹麻,結果他也用眼神看我,最後再把視線盯回他的試卷,我猶豫了三秒後就偷偷地又光明正大的抄他的答案,但最後我還是沒有拿滿分,因為我把基督教的「督」字少寫一撇。

高年級又重新分班了,我們那年總共有七個班,一班跟二班在樓上,其餘三班到七班都在樓下。我和小白癡都在七班,圓圓在六班,而胖胖在三班。

七班是那一層樓的尾巴,三班是那一層樓的頭,我們兩班差得可遠,基本上我的活動範圍最遠就跑到五班而已,我都在我們班隔壁那個廣場還有六班跟七班中間那條往廁所的走廊遊走。

上了高年級以後,我不知道從哪裡聽到胖胖喜歡我這個消息,那是我第一次被別人喜歡,第一次被男孩子喜歡,但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就特別彆扭,我知道以後就覺得見他特別煩,開始冷落他,故意不理他,有時還會刻意酸言酸語。也許我只是覺得只要傷害了他,他就會收手,然後恢復以前那種關係,沒料他跟我的關係就一直回不到以前還可以邊聊天邊寫作業那種天真狀態。

國小六年級,我第一次有了喜歡的人,我喜歡我們班的班長,在那個社群不是很發達的時代,連通訊軟體都還只是MSN的時候我跟班長都用手機互打電話,結果那幾個月電話費超貴我還因此被媽媽罵了一頓。

班長是我追的,第一天我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勇氣,要到他的電話然後打給他,沒什麼話題的我們居然開始對習作的答案了,後來話題越開越順,聊到半夜睡著都是家常便飯,那幾個月,我每天晚上都在等手機螢幕亮起他的名字,我甚至把他的電話倒背如流,假日有事沒事就故意用公共電話鬧他。

有一次我跟家人去宜蘭泡溫泉,半夜十二點突然打給他,打了兩通都未接,隔天晚上通話時,他劈頭就一句道歉,說對不起昨天沒接到我的電話,我說沒關係啊那個時間是半夜,在那個時間打電話沒接到是正常的,但他還是又再道一次歉。

段考後班上換位子,班導的方式是成績好的先選座位,老師把大家的座號寫在黑板的格子裡,我發現班長的六號就在我的三十三號斜後方,突然一個聲音說:「老師!我想跟前面的同學換位子!」黑板上六號就緊挨著三十三號,但我們兩中間還是隔著一條走道,換了位子之後我們又特別彆扭,在班上很少講話,都是等到晚上講電話才大談一整天的事,當時我問他,「欸!你今天怎麼突然說要換位子啊?」那頭的他沈默後笑了,「我也不知道欸!就突然想到啊!」我開心了一整個晚上都睡不著覺,我只想快點等到明天,明天就換位子,明天的他就在我右手一個胳膊的距離!

過了沒多久,他突然開始黏我,用「黏」這個形容詞很怪,但我當時就這感覺,某天晚上他電話打過來第一次,我掛了,又一次,我又掛了,第三次,我又掛了,之後我的電話再也沒有跟他的通話紀錄。

事後聽說他問了我的朋友,問說我是不是不喜歡他了,班長當時在我們班可搶手了,不論我班上的女生,就連別班好幾個女生都喜歡他,多年過後我想起這件事都覺得我可以在女人的紛爭中奪得冠軍寶物再加以唾棄根本稱之奇葩,沒帶人這麼不珍惜的!自己追得還不自己疼,隨口說不想理了就把班長的小心靈摔的破碎。

不過在六年級的尾聲,我跟班長還是有一些讓我開心的事情,有一次老師把班上六排座位給三三拆開,我跟班長剛好拆到同一邊,他坐在第一排的最右邊,我坐在第三排的第二個,也就是他的斜後方,那一次老師問了大家要不要把位子換回原本那樣,我就偷偷在心裡許願拜託不要拜託不要,當老師問到不要的人,投票時我的餘光眇到班長也舉手,那一瞬間我整個世界被投下千百顆花火,即使我不知道班長是不是也跟我一樣像坐得近一些,即使我跟班長在那之後還是沒怎麼交談,現在想起這件事都還是很開心。

國小畢業都會拍沙龍照,我們學校就把沙龍照印在類似書籤大的厚紙上,那時我跟班長先生說好要交換照片,隔天一大早我到班上時,卻是坐我右邊那個屁孩男拿著班長的沙龍照,還左搖右晃帶著輕挑的口吻說:「誒?你不是要你的偶像嗎?」我冷冷地瞪他一眼,放下自己的書包坐好以後,就裝沒聽到,到最後我也沒跟班長交換沙龍照。

畢業以後,我們兩個用了MSN聊天,他和大部分的人一樣在地方國中就讀,我跟小白癡兩個人就去私立學校,最後班長還刻意用了學校名稱的諧音給了我一個祝福。

 

我和班長的故事都只是因我的興致,在那一個情竇初開又對愛情的未知感到新奇的十三歲,我看著班長,又在班長看著我之後我避開了眼,我忘了同樣時間,胖胖也都在我身後看著我,我逃避他,我單純覺得時間久了他就放棄了。

 

國中的時候我在原本的補習班待了幾個學期,之後就換了一個補習班認識了那對情侶的那個女生。

高中我選擇直升,結果胖胖也來讀我們學校,他的科系就在我們廣設科樓下,高一很少有機會看到他,但就之前國中那三年也算是常見了,到了高二我們班換到二樓,剛好就跟他同一層樓,有時候我跑到樓上幫國文老師拿課本,再走回教室就會遇見他,我只是稍微點點頭揮個手就進教室了。

有一次高二健教課段考我沒帶課本,平常那堂課都是看看影片給大家補眠的課,不會特別帶課本,前一節下課我想說慘了下一堂課沒有課本可以看,結果在走廊的另一邊胖胖緩緩地走過來,走到我面前時,我就唐突的說一句:「你有健康課本嗎?我沒帶!」他說:「有啊等下拿給你。」結果我這時不知怎樣一個回嘴:「蛤?可是我下一節課就要欸!」他用無奈眼神看著我,「噢,好啦,我去拿。」

有一次我去找英文老師,英文老師的辦公室在二樓的另一邊,我每一次都要穿越男生班過去,問完老師以後又要再走回去,我特討厭那段路,但又懶得走到三樓繞遠路下來,前面幾個男生走得很慢,看著上課鐘響了我雖然急著回班上但又不想跟男生講話,胖胖也在那幾個男生之中,他回頭看到我以後,就對走在我前面的男生喂了一聲,那個男生發現以後就讓了一條路給我走,我就趕緊溜回班上了。

 

同一時間,高二那年我交了一個女朋友,也是我前頭稱之為「混蛋」的那傢伙,我知道自己隨便給人一個這樣的封號有點過分,在一段感情中也許我也有混蛋的部分,但我心裡壓根清楚終有一天會劃上句點。

我處於一個卑微的姿態,我一直都很怕她,怕她生氣、怕她不理我、怕我自己那過分的控制欲、怕她覺得我很醜陋,然而前頭這些害怕我不知道她是否有感覺到,但最後一個害怕她卻像是知道核心在哪裡,直搗黃龍給我捅破了 -- 我害怕她不愛我

 

這段故事太長,我想之後專門為她開一個小章節,這裡就不多說了,總之我們不了了之,那一段時間我簡直陷入無限循環的自我思考,我喜歡女生?還是我只是剛好喜歡到女生?我該跟父母講嗎?以後我該怎麼辦?關於出櫃的事情基本上大家都一樣,無非就是在意自己的家人是否接納,會不會引發一場家庭革命,那一陣子我感覺自己耳朵特靈,一聽到新聞播報關於同性話題的事就會注意家人們的看法,就算到現在我也是改不掉這個習慣。

 

當時,我給自己找了一個理由,我告訴自己,我愛的是一個人的靈魂,無論是男是女,我都愛。

 

 我沒想過我為什麼在國三那時給自己冠上一個厭男症的病,究竟是為什麼?每當有異性要往我這裡靠,我就會一陣噁心急著逃開,這兩年來我逃避著這個事實,我告訴自己,沒事、沒事、沒事的,我只不過剛好喜歡一個女孩子,不代表我以後都會這樣,對吧?

 

高二暑假,某天胖胖突然line我:「欸,我們班過幾天要訂飲料你要不要?」

我想了一下,覺得如果跟他說要很奇怪,因為這樣他就要拿給我,他們班的男生一定會在那邊有的沒的鬼叫,我最討厭男生們幼稚的起鬨,我回不要,不能喝冰的。其實只是我隨便找的藉口。

-「那你可以點熱的啊!」......我剛剛是不是講錯話了?

「還是不要好了!」他這回才打消念頭。

那天我剛好跑到同學家,當回到火車站等公車,手機wifi又連上了,突然看到他的那格小框框多了未讀訊息,我點進去看。

-「欸,如果我現在再跟你告白一次,你會答應嗎?」

那時跟混蛋分手大概快五個月,我當時沒有想要再繼續搞有的沒的小情小愛,況且要準備高三統測了,不想浪費時間在這種事情上,談戀愛毀大學前途,這種事我想也不敢想,更不論我對他沒有任何心動喜歡的感覺。

「我們要考試了欸,我現在不想搞這種事情。」那頭的他回我一句哦好吧你就當我沒問好了。

 

高三以後我們班就搬到頂樓,不用跟男生班為伍的的日子爽快多了,那時已經跟混蛋分手半年有了,某一次又和胖胖聯絡上,我突然問他一句:「呃、我問一下你,你喜歡我多久?」

他有點尷尬,「問這個幹麻?」

「沒有啊,就問一下。」

-「就從國小到現在。」

臥操!八年???這件事我雖然自己推測過,不過聽到事實還是很震驚,那一陣子我一直在想,他哪來的毅力喜歡一個人八年?更何況我覺得我沒有一處值得他可以喜歡這麼久,我跟他說,他喜歡的可能只是國小那時的我,那個樂觀愛笑的我,但是上了國中以後我整個世界觀被扭曲了,我變得很自卑、很負面,就連現在的我都很討厭我自己,而且我在高二那年交過一個女朋友。

他告訴我沒關係。

 

沒關係,沒關係。

 

這三個字是我多麼渴切想聽見的三個字,沒關係,喜歡過女生也沒有關係,沒關係,你永遠還是你,永遠都還是你自己。

那晚,我有點膽怯,我似乎妥協了,妥協了他的八年,妥協了我的性向,妥協了我跟他說,那我們從當朋友開始吧!

為期沒有很久,才三天,三天以後我就跟他說,對不起,我真的不行,我覺得真的很噁心。每當他站在我旁邊聽我講話,靠在我旁邊我就一股噁心,每當回到家他就急著用訊息找我,我就覺得很可怕,一天過了,我告訴自己只是不習慣,兩天過了,我有點想逃,第三天,我已經噁心到不能用言語形容。

那種感覺並不是實質上聞到臭味會覺得噁心的感覺,而是心靈上的噁心,這麼說好了,這感覺可以比擬成有一個你視為好朋友但他卻在事後到處酸你黑你,你內心會感到一種這個人真的很可怕,這種心理壓力,只是我的噁心感是害怕異性想拉近跟我心理上的距離,試圖想要了解我、想要親近我,更別說想跟我成為友達以上的關係。

不只是他,我知道小六那年班長也是,高中那個曖昧的男同學也是。我就是一隻犯賤的蛾,看到火光想靠近,感情中似乎只有我是否主動接近甚至在所不惜的撲火,而他們就像一支補網,試圖想捉住我,我太害怕了,反射性地飛了,即使將要捉住我的並不是網而是他們溫熱的手心,但那又有何不同呢?我害怕他們,害怕他們想主動的親近我。

我笑了,我笑著想我到底是不是有病?

我口口聲聲說著我愛的是一個人的靈魂,無論是男是女我都愛,但實際上並不是啊!我害怕男性,害怕他們任何一切,害怕他們試圖在我的人生中設下一個保護圈,他們對我的佔據我都感到恐懼以及噁心。

 

 

第一天拍照那晚,圓圓來住我家,我跟她說:「你知道嗎?一個人的性向是天生就注定好的哦。」

她帶著訝異又未知的口吻說著,「是嗎?」

我說,「是啊。」所以我沒病,是吧?

 

 

 

我辜負了很多人,我傷害了他們對我的付出,原因只是我覺得很不舒服,這篇寫得我心裡著實難受,我知道在心底的深處我仍然不能為自己身為同性戀感到沒有一絲罪惡感,我仍然覺得自己很對不起這個世界,仍然覺得自己對不起所有人,覺得對不起我的家人,對不起我所有的朋友,對不起,我是個同性戀。

我是個自私的人,自私的傷害別人,自私的為了自己的愛不顧一切。

每當有人在我面前跟我說覺得同性戀怎麼樣怎麼樣,就是撕開我隱藏很久的瘡疤,在上頭灑上鹽巴,我其實痛不欲身我卻不敢噤聲,我就連小小一聲其實我也是同性戀的呢喃都說不出口,我親愛的朋友們,我有一個秘密,我說、我是彩虹哦,你們會討厭我嗎?

 

 

我還在牢籠當中,在我給自己的牢籠當中,而遠方那像彩虹的東西,在未出牢籠以前,所有的一切都那麼機械化那麼可怕。

對不起,我很虛偽,我很不敢做自己,我是個隱晦彩虹。

 

 

 

獻給我不勇敢的十八歲,獻給我那道長期躲在雲層後未謀面的隱晦彩虹。

 

 

圖形模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ちゃん 的頭像
露ちゃん

平行宇宙〃

露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