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 這世?那世?下一世。

 

「將前世的憎恨化為今世的擦身而過,因為未來,仍是變數。」

 

-

 

和諧的音色撥放,音符在空中舞動,像是一顆顆美妙動人的蝌蚪,我身穿白色和服披著粉紅的紗,腳步輕快地轉,「1、2、3、1、2、3…」甩著扇優美的繞圈,「1、2、3、」腳尖著地,白拍子任務結束。

「斐,跳得真好。」這個男人,也就是家的主人拍著手稱讚。

「快來把這裡的東西收拾收拾!」而指使我的女人則是這個家的女主人,她的口氣每每都百般作弄我,準備看我出糗。

「是。」我對他敬了禮,不敢再有人任何一句怨言。

這是我的第一世,名為斐,父母已故,將我寄養在這,男主人對我說不上呵護,但也不向其他傭人一樣,這大概是白拍子的緣故,但僅此而已,我在這唯一的用途只是跳隻舞當個傑出的白拍子,唯有這時候我才能將頭抬的高,才能從中得到些許愉悅,不然只是打掃家裡,像隻寄生蟲毫無用處。

「發什麼呆?你這孩子要我說多少次,不要拖拖拉拉,都給大家看笑話了。」我將額貼在地向他道歉。

「對不起,小的馬上收。」對於日復一日的生活已麻痺,這個國家沒有給低賤的幫傭任何一點反駁的權力,權威式的時代,貴族永遠是崇高的,賤民如鹹魚翻不了身。

我用盡最快的速度走出那間和室,關上了紙拉門再度端起盤子轉身。

今年的冬特別寒冷,白煙從口裡呼出,我只能互搓手心取取暖,有千百萬個不願意走到井邊打水,我又笨手笨腳,從井邊走回大門水桶裡的水有一大半都撒在路上,不外乎衣服也濕了一半,這種費力有吃苦的雜事沒有一個傭人想做,女主人特別挖苦我,叫我沒提完滿滿的十桶不准吃飯。我腳步急促的走到井邊,噗通一聲將水桶丟入深不可測的井裡,光是要把水桶拉起加上走不到一半的路程就花了我九牛二虎之力,十桶阿......恐怕要提到落日之時……

「別提了,我母親格外討厭你,對你百般苛刻,你是笨蛋嗎?等這些提完門禁時間就過了,你就進不去了!」

我回頭一看,阿,是少爺。

「您怎麼可以出來外面呢?少爺外面很冷的,請快進去吧。」我放下水桶,彎著腰。

「你是聽不懂嗎?我叫你別提了!」他的口氣加重。

「很慶幸少爺有如此寬宏的憐憫之心,但請勿放在我身上,請多位國家的人民著想,那麼小的告辭,若是女主人看到小的在偷懶肯定會再加罰十桶,請少爺不要讓小的連進不了門後還在提,天氣涼,萬一您著量可就不好了呢。」我用餘光看像少爺,他欲言又止了好一下子,最後終於轉頭走回。

我或許是笨蛋吧,但除此我別無選擇 —— 這是我唯一的生活方式。

 

我提完十桶天色已暗,但距離門禁時間還有半個鐘頭,我邊跑邊跳,手抖得不能好好抓東西,整個腦被凍住無法思考,但不遠處的大門卻關上了。

「奇怪…明明時間還沒到不是嗎……」少爺說的沒錯,真的被關在外面,好冷阿,誰來…誰來幫我開開門……

「就說了你真的很笨!诶?喂!喂!不會昏過去……」傳來少爺的聲音,我來不及看他,頭痛的快爆炸,腦漿好像在裡邊翻轉,什麼也都沒來得及說,我好像睡了一段時間,等自己醒來只看到少爺趴睡在床邊,而我穿著另一套衣服躺在床上,看著他的睡臉不由得露出笑容,拍了拍他的頭,「謝謝。」我打算還回自己濕漉漉的衣服溜回我自己的蔽房,收回手的一瞬間被另一隻手牽住。

「別動,就這樣,這樣很舒服。」少爺牽緊我的手,我再度看向他一臉安詳,好像說了一句不該說的話,

 

「我也想一直這樣。」

 

-

 

「不要收了,快跟我出去玩!」自從那件事之後,少爺就不時停下手邊的工作就我陪他遊戲。

「少爺可以有耐心等等嗎?就快好了。」我也迫於無奈趕快處理手邊家事雜物。

「好吧,給你五分鐘。」

「是。」我微微笑道。

看著少爺興奮的身影在眼中跳來又跳去,我低下頭洗著堆積如山的碗盤,前幾天是少爺十七歲生日,在庭院開了一場盛會,廣邀各家名門家事,來了眾多富貴人家,宴場的準備與收拾都耗了好多人力,大家都忙得不可開交,我也只能默不吭聲把女主人丟給我的家務事處理完。

「好了,少爺想去哪裡呢?」

「把眼睛閉起來。」

「是。」我聽從他的話閉上眼。

「走走走。」少爺在我後面使力的推。

「等等,少爺走慢一點。」

「可以啦,我走在你後面幫你看路。」我點點頭,走了幾分鐘好像走到一個房間。

「把眼睛睜開。」

在我眼前有好幾百套日式和武的和服,有好幾束的紗。

「這是——?」少爺看我一臉吃驚。

「這些是給你的,來,快點挑一件穿上。」是和服……我拿了件有印上蝶的粉彩衣,蝶的印痕讓我看得入迷。

「快進去換上!」他滿臉笑意的走出房間。

我脫下樸素的白和服,與手裡抱的這件好對比,脫下粉紗把蝶印穿上,衣袖長過手臂,裙襬蓬起,我化做花仙子在原地轉一圈,腰間的長緞帶繞著我轉,一瞬間誤以為這是夢,因為,我真的從來都沒有想過這些事物。

「少爺……好了。」我把門開成一條縫看向他。

「那就快出來讓我瞧瞧!」少爺沒有站在們外,只有他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少爺?」我探出頭。

「在這。」少爺的聲音像是指標帶領我走到那間和室,我拉開紙門,聲聲笛聲響起,少爺吹著笛,那姿態宛如一幅畫著花美男的水墨畫,我的腳不自覺跟著拍子打。

「1、2、3、1、2、3。」右手舉著善輕輕左右甩,左手拉著裙襬跳躍,讓衣服上的紫蝶也翩翩飛舞。

「1、2、3。」將紙扇打開羞澀的掩住半邊臉,輕紗隴住我,我的笑眼搭上少爺和悅的樂曲,再一個三拍,好像真的能如蝶飛上天,發自內心的跳著屬於我的舞蹈。

接著,用我最驕傲的姿態,抬起頭

 突然,笛聲斷了,我的表演也中斷,我們兩個都看向門的那方……

「母、母親?!」少爺急忙護在我前面。

「你這小鬼怎麼跟如此低建的下人一起玩?現在立刻到大廳去,紋小姐在那裏等你,你要好好招待人家,畢竟她再怎麼說都是你的未婚妻。」

少爺轉向我給我使個眼神,用嘴型這樣跟我說,我等會再來找你。

只剩我和她待在這間和室……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是誰准你跳舞的?是誰讓你在少爺面前丟人現眼的?你是嫌工作不夠多嗎?」我沉默不語。

「千萬不要忘了這個國家的紀律,麻雀不可能飛上枝頭就變鳳凰!給你點罰,今天去睡倉庫,明天再放你回來。」她轉身前不忘補一句,「衣服換回來,這衣服…妳配不上。」

「是。」我躬著腰,看來今晚要與稻草為伍了,也是,剛才的短短幾分鐘我的確是忘了。

怎麼可能能如蝶飛上青天呢?麻雀變鳳凰?因為我是如此下賤阿,一句話,都無法反駁。

我回到那間裝滿夢想的房間,獨自把扔在地的白河服穿上,而身上這件跟我無緣的垂吊在衣架上,暗自嘲笑自己曇花一現的美夢。

夜幕垂下,氣溫被冰塊凍結,原以為倉庫會有些稻草可以讓我取暖,但沒想到連倉庫都被收的荒涼可憐,為了處罰我連這種方法都想得出來阿……

「唉。」我不忍嘆氣。

乾冷的天氣風颳不停,我將身子蜷曲在倉庫的小角,風從門底的縫竄進,我喝了口氣在手心,互相搓找點溫暖,看見月亮的陰影正在落淚,夜晚的鷹哀傷啼叫,有種暖暖的痛楚字眼角滑落,我想這是今晚唯一溫暖的東西,拼了命的想讓這溫暖留存,不知不覺紅了眼、濕了衣袖,那一晚,我夢到自己睡在冰天雪地哩,慘死在冰原,夢境往往是現實的最佳寫照,如果能這樣就一了了之,那麼我甘願。

「嘩——」我立刻睜開眼,冰水浸濕衣服。

「快起來!」一個侍女站在我面前,手裡托著水桶。

「是。」我緩緩用手撐起身,「哈啾!」打了哆嗦。

「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裝病的空餘?女主人叫我照顧妳,真是麻煩!」侍女翻了白眼。

「真的很抱歉。」

她莫名其妙的往我身上潑冰水,我也不能有任何怨言,如果說人民是麻雀,我想我大概是連翅膀都被折斷只能苦苦哀求的那隻麻雀吧,誰叫我生在這裡……?

「休息夠的話就去井邊打水,不要慢手慢腳,工作沒做完前不准休息。」侍女說完拍了拍屁股就把水桶丟給我,我抱著水桶走到井邊。

「夢境好像比現實美多了……」把水桶扔下我喃喃自語。

「什麼夢境?你昨晚做了什麼好夢嗎?」這聲音……

「……少爺。」我沒直視他,低下頭。

「你、你怎麼全身濕漉漉的?」他的語調慌張。

「沒事,毋須操心。」

「沒事?這天氣你說沒事?」他把自己的外套披到我的肩上。

阿…好溫暖…是少爺的體溫……

「還是請您穿上吧,我這種人不但沒有與您平身的地位更是沒有開口喊冷的權利。」說完此話我把原滴著的頭壓得更低了。

「你……!好吧,隨便你。」他掉頭就走。

抱歉,少爺!我不但拒絕你的好意還讓你對我失望。

「啊!那個…少爺…」我把身上華麗的毛外套還給他。

「難道我們連最基本的朋友你都要拒絕嗎?」我垂下眼,甚至害怕那絕頂失望的雙眸。

從你的口中聽見這句話,超過了昨夜的寒冷,我的心,冷了。

「朋友?少爺您大白天的不要這樣嚇小的,你的朋友應該鄰家的紋小姐才……」

「不要提到他!」我被少爺的口氣嚇的直退三步。

「是,請少爺不要在外逗留了,天氣寒……」

「我要怎樣不用你管!」

「……是。」

就這樣吧,就讓主僕關係持續這樣,少爺,這才是對你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方法。

可是為什麼?心頭那塊隱隱作祟……?好痛…好痛。

 

「喂!喂!」侍女面紅耳赤。

「阿……?」我應聲。

「阿什麼啊?你看看你都把這麼大的水盆裝滿了還一直提水!到時候被女主人看到豈不是被罵到臭頭?!」她兩手插腰的指責我。

「真的耶。」我輕笑兩聲。

「這年頭像你這樣有幹勁的女孩真不多,不錯,接下來到那邊擦地,好了再到炊房來找我。」侍女頭也不回往炊房走去,我身上的衣服也乾的差不多,我拿著抹布跪在地擦。

花了兩三個時辰把地擦得一塵不染,對於時間,我覺得已經沒有意義可言,讓自己處於忙碌狀態就可以不用想起少爺,盡管我知道這是掩耳盜鈴。

「侍女,我擦好了…侍女你在…唔!」他掩住我的嘴。

「噓__!要是你敢說我偷吃主人今晚的晚餐你就死定了!」嘴裡塞滿食物的她急忙警告我。

「好,我不說!」在侍女急忙嚥下那口飯,偏偏最不該出現的人又出現了。

「晚膳準備的如何?」

「都準備好了,女主人。」侍女開口。

「恩……等等。」她往盤子的缺角看去,原本臉色就不怎麼好看現在變得更臭了。

「說!是誰偷吃!」她大聲吼,明明只是一口而已……

「呃...是、是斐!」

诶……?

你、你、你出賣我……

「有你在就沒好事!不見棺材不掉淚,你給我過來!今天不好好教訓你,你就學不乖。」她一抓,扯著我的頭髮,而從頭到尾我還是沒吭聲,完全沉浸在背叛裡,侍女的那句謊言在腦裡倒帶數百次、數千次……

果然,我還是隻負傷累累的麻雀,連點同情和信任都得不到……

 

先是小腿,再來是手臂,接下來我受到藤條的瘋狂抽鞭,即使我雙膝下跪,即使我皮開肉綻,也沒有收手的主意。

「你看看她,連一點淚都沒有。」眾人在我耳邊竊竊私語,如果這是你們的看法,那我得說,我想我不是沒有淚,只是昨晚取暖流太多因而流光了。

「亨,看你下次還敢不敢。」已經分不出到底是誰在說。

身上的白和服與鮮血同色,到這時我腦裡想到只有我的舞蹈再也不能如此優雅吧,終於我闔上雙眼,若目的就是要看我狼狽,那麼你們成功了,就盡情的看,反正我一無所有了,不怕你看、你踹、你打、你議論。

過一會,人群散光,好像在那一角落,我隱約看到侍女的身影,她悄悄用手帕擦著淚,我心一軟,好想跟她說我不怪她了,可惜我連站的力氣都沒有,用著最後的自尊,爬回那間倉庫。

真糟糕,白和服一定髒了吧,不知道要洗多少遍……

真糟糕,不知道少爺是不是看到了,這麼醜陋的我……

真糟糕,少爺……我真的好想你……

頓時覺得昨晚的倉庫溫暖多了,我雙手努力扳開門,像條蟲慢速爬進去,好累…好累…好痛…好痛…好冷…好冷…

「碰!」那扇門被推開。

「斐!斐!」我沒有再把眼睛睜開。

「少…爺…。」用著氣音輕輕喊著。

「對不起!對不起!」男人的哭聲夾雜在語調裡。

「少…爺…你…在說…什麼……」

「我帶妳去看醫生!」他把我背在身上。

「少爺…你不要對我…這麼好…我還不了…」我哽咽。

「我不奢你還!來、我們走。」語畢,心暖,傷暖,淚暖。

「你怎麼這麼傻,還甘心給人家欺負!下次再遇到這種事就別替別人擔罪!大不了來找我,本少爺為你出口氣,看那群瘋子還能有多囂張……」你揹著我一路上振振有詞,還不時生氣跺腳,逗得我不知該笑還該哭。

「少爺,會重嗎……?」我最後輕輕在你耳邊說。

……「緣分……盡了……」

一片混亂。

 

-

 

「結果如何?喂,我說你也該醒醒了吧,想繼續挖掘真相嗎?好吧,那你去吧,試著去看看一職塵封在你左眼的前世,夢阿,就夢吧,那麼我晚點叫你。」

 

-

 

「唔……」這裡?這裡是?

 

放逐。

交易。

等待。

片段湧出腦。

緣分…真的盡了嗎……?

「嗚嗚嗚……」四處哭聲傳來,我在……獄牢?

「放開我!這群人渣!這個時代錯了!這個時代扭曲了!」一個橘髮少年血氣方剛的吼。

「時代...錯了...」我反覆他的話,莫名想起與少爺分手的那天,我輕輕拂去他臉上的淚,還有刻骨銘心的離別,這世間的光與暗分配的很不平均。

「時代,錯了?」那麼少年你所希望的時代呢?

仁慈?厚愛?光被寂寞所掩住,代表黑暗到來。

「少年,你的時代會是什麼顏色呢?」

我想我與少爺的緣分真的盡了吧,也是,他從不屬於我這群,因為,他的臉看起來太幸福了。

貧窮爬過獄牢,依存著恐懼與不安,為什麼,我呢,又把生命裡最快樂的日子回想一遍?

少爺,我愛你嗎?

這問題模糊的見不著底。

「那是悲傷吧,那是痛心吧,」我唱著這歌。

「放心,順著命運走吧,」我想回到我的歸屬。

「命運、命運。」我頓了下,沒有在往下唱。

少爺,我愛你嗎?

我想我知道答案了。

我喜歡你,我愛你,全因為渴望。

我能在你身上看到我所沒有的,你是光嗎?

我想是吧,你擁有我沒有的,「自由。」

 

-

 

「我想如給讓你知道全部你應該會崩潰吧,亨,還真可憐。」我緩緩睜開眼,黑色斗篷的船夫站在我身旁。

「剛才…那些是什麼?」我用力敲著自己的腦。

「你問我?拜託,去看的人是你又不是我,是什麼你自己最清楚吧?」

「難道是…我的記憶…」只見少年聳肩。

「可能吧,麻煩死了,內容既不是我負責的,也不是我的任務,話說你叫斐沒錯吧?唉呦,人類的名字真奇怪。總之,事情是怎樣我不知道,但是唯一知道的是你該回去了。」他盤著手,一臉無奈又嫌棄看著我。

「回去哪?」

「你不長記性啊?內容我不知道,快回去!」

「怎麼回去?」

「用你的腦袋想,你怎麼來就怎麼回去。」

怎麼來…就怎麼回去…可是我怎麼來的?

阿,權夏他還好嗎?應該沒事吧,他是不是在找我呢?那麼我得趕快回去才可以。

「那個我並不知道……我…回來了!?」一眨眼,我發現我坐在池塘邊。

「笨蛋蔥!你在發什麼呆?本公主叫你叫到喉嚨都渴了!」這…這裡…

「糖彩園?」

「是的,這裡是糖彩園,您與權夏王子千里迢迢來到這一定累了吧。」陶瓷娃娃親切的問我。

「你這顆會發亮的石頭!多學著點,沒氣質又兇巴巴!」發條鼠跳上長椅。

「教母!教母!你看,蜜糖鐘要響了哦!」

「小薑薑,我們等等回家看看新款式的衣服吧。」

拿著麼法棒的女人還有薑餅人。

「伊桐哥哥,跟悠喵玩…喵。」

「阿,你走開,小肥貓。」

褐色短髮的公主跟赤髮少年。

「斐,我一直在找你耶。」

奔向我的銀髮王子,還有靠在樹旁沉默不語的橘髮少年。

「主人,不要太靠近人類。」

那個長髮傲氣的女孩。

「珍珠、陶瓷、螺絲起子、神仙教母、薑餅人、悠喵、伊桐、權夏、澄、狄絲歌……」我把眼前的人都注視一遍。

「斐,歡迎回來。」眾人異口同聲的說。

「我…我回來了。」似乎忘了什麼。

但我想應該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感覺發生了好多事,但怎麼可能呢?大家…都在這裡阿。

我回來了,我的時代,少爺,我回來……

少爺?誰?是誰?

算了吧,不重要,不重要。

 

-

 

「結果是你輸了,輸給真相,其實你也不過如此吧?逃避,這場賭局,我贏了,這是我的世界,我的——時代。」

 

 

   - 待續  -

 

我快哭了我打到快哭了(啜泣)

就知道為什麼我上篇要分成兩個文章吧...

因為換了格子比較小的紙 然後我都會寫五面 所以內容突然變很多;w;;;

我知道你們看不懂(哭死)

需要記憶以前的文跟我說我會找給你們QWQ

對不起又拖了很久 因為又卡到模擬考然後又是月考所以才...恩...

我真的很想寫完他 所以手稿目前寫到第十六章了!又是一個五面...(翻桌)

反正這章都是斐的記憶!!!!只有後面很離奇而已ww

哪裡不懂歡迎問我這個廢作者OwO/我會解答(雖然讓你們看不懂代表寫得很爛)

 

然後然後 恩...我都打這麼多...掰托留言隨便打什麼也好也回我多一點...(靠北)

 

謝謝光臨下次再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ちゃん 的頭像
露ちゃん

平行宇宙〃

露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夏おと

  • 首先我先被網歌虐到#
    再來被前段斐在跳舞的時候虐到#
    接下來全部都被虐到#(吵)

    我真的對古時候日本的環境與氛圍無法抵抗阿QQQQ!!!
    尤其是那些賣藝賣身的孩子們真的、嗯(What
    是說前段的斐讓我想到袖白雪(?)

    我覺得我已經掉進露露的世界去了##
  • ya我愛網歌我愛死神我愛東獅郎(啾(不
    前段阿...恩...其實我真的也不是特別想寫什麼ˊˋ
    就是盡我所能的把她自己趕到的卑微與自卑寫出來而已ˊˋ
    全部OAO我只知道我同學說看到這裡會很想哭心裡默默想說你哭點也太低(笑死(不

    她她她她她...沒有賣身...(到底#
    雖然我也想過要寫不過怕你們的小腦袋會超出負荷量後去買新的記憶體(什?
    嗚呼呼我喜歡袖白雪!!她好漂亮哦///

    露露的世界都是理化不要掉近來你會怕W

    露ちゃん 於 2014/02/25 12:33 回覆

  • ☆玉米罐☆
  • 恩,這篇我想到了灰姑娘的故事XDD~
    太久沒看了,
    真的快忘光光了OWQQQQ
  • 啊!我記得小罐罐上次就有跟我發出求救光波了(NO
    好的如果都忘了的話那我可以直接寄手稿到你家W
    你要我寫的還是我乾脆影印送給你W
    還是要我從電腦生出來?(??)

    其實忘光我也沒什麼關西我寫這篇本來就沒有希望多少人來看..(掩面

    露ちゃん 於 2014/02/25 12:35 回覆

  • 梨子桑
  • 嗚嗚嗚好好看Q可惜我沒哭(去死
    點進來意外的發現網歌換了OAO
    為毛小斐的一生(不管是幾生#)都這麼悽慘她也無力去反駁啊啊!!
    老實說梨子覺得少爺也沒多親切(?)
    每次都是結束之後才來找小斐(敲桌!!!!
    倒是那個船夫好好笑(欸
  • 我不期望你哭的梨子(拍肩(喂##
    對阿...我記得上一手好像從無名那時候就跟著我跟到痞客!如果她聽得見我很想跟她說聲謝謝(中二#
    哦...梨子你不是喜歡悲文嘛W
    咦咦咦咦咦----- 我倒是蠻喜歡少爺的說:3
    對阿我也喜歡船夫先生(你甚麼都愛#

    露ちゃん 於 2014/02/25 12:38 回覆

  • 秋雨
  • 等好久(淚崩((神馬#
    露露你種麼可以這樣虐待斐(火星文走
    嗚嗚嗚我快哭死了owq(#
    啊對了倒數第二段是幻象嘛因為我記得發條跟珍珠都死了
    那邊我好印象深刻OAQ一樣哭死(###
    明天就開學了啊(趴
    我要去撞牆裝病((你不要
    我非常的非常的非常的非常的期待續集(靠
  • 對不起我知道妹妹你等很久(哭
    我沒有虐她真的真的真的...好辣有..一點...
    放心這裡有衛生紙請抽~~~
    恩阿果然是妹妹都知道我在寫甚麼W(神燦
    哦...我絕對不會跟你說我今天就是半裝病的跟學校請假了ˊ<_ˋ(警察先生快把他抓走!)

    露ちゃん 於 2014/02/25 12:41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