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 伊桐&悠喵

「你是傻了嗎?拜託,再叫我一次吧。」

-

「悠喵!你到底去哪裡了!」伊桐不禁顫抖。

「早知道就不聽你的!你答應我會活下來啊!」他什麼都不能做,只有呆愣的哭,讓無助感從後脊竄入腦。

「呜...噢...」在不遠處的聲音引起伊桐的注意。

「悠、悠喵?是你嗎?」他踉蹌爬起,不管三七二十一好像沒什麼能阻撓他,果然在森林不遠處有個瘦弱的身影。

「悠喵!」他漸漸走向那個人。

「開...開什麼玩笑...」一個虛弱又不甘示弱的回答。

「你不是悠喵!」他立刻止步。

「誰是那個雜種。」她一開口便吐了滿地血。

「是你害的嗎!」伊桐領著他的衣領,眼中的憤怒已無法言語。

「我害的?...哼...瘋子。」

「悠喵呢?把悠喵給我交出來!」伊桐仇視那雙灰色的眼,在上下打量她,不會吧,這世上竟然有一個人長得跟悠喵幾乎一模一樣,除了她那雙眼,還有髮色,還有那輕蔑的嘴,以及...無法冷靜對待的那股衝動感。

「哼,哈哈,哈哈哈,告訴你好了,那個雜種死了,死、了、有聽懂嗎?連骨灰都不剩!」嗚喵輕蔑的乾笑。

「你!你說她...她死了...」錯愕的語調,不可置信的樣子,讓眼淚入侵不堪一擊的他。

「懷疑啊?你哭什麼!那個雜種就讓你這麼難過?那還真多虧她死了,我受到的對待可不是她死了就能還得了!我......」伊桐抓起地上的樹枝往她的眼戳去,若是她消失的話,若是她已不存在的話。

「那麼你也下去陪葬!給我,」他點起熊熊烈火,「去死吧!」

「阿阿阿阿阿____」嗚喵發出一聲慘叫,仿勢驚動整片森林的吼聲。

「我...我才不會這樣就死去…不可能!」嗚喵丟出爪鍊綑住伊桐的手,釋出力氣讓電傳過去,藍光與火光互相閃著,一陣巨響有如火砲,四處掃射,兩個人扭打糾結在一起。

「碰、碰、碰。」腳步聲從後方傳來,伊桐回首便停止戰鬥。

「喂……」

「幹嘛?」

「你…不是說……她……」

「你說呢?」

「悠...悠喵?」伊桐放開嗚喵直直朝腳步聲來源的地方跑去。

一個少女站在他們後方,用手擦去嘴邊的血,笑得合不攏嘴,尤其是她不科學的角度。

「喵。」悠喵敞開胸懷,伊桐激動的衝去抱住她。

「悠喵!你剛剛去哪了?」一個膝跪的少年抱著一個不及他肩的少女,正準備告訴她決定好的心意。

「嗷嗚。」發出嚙齒類吃東西的聲音,伴隨著以異變她的叫聲。

「悠咪你……!」悠喵咬著伊桐的頸,用著豐銳的爪子在她背後留下爪痕。

「這就是你在找的,怎麼樣?開心嗎?哈哈哈哈……」嗚喵把鐵鍊扔在地,捧著肚子大笑,笑到都岔氣了,後來一手摀住她的眼,一手扶著大樹走,消失了。

「你很生氣吧,對不起,我把你丟下了,你很痛嗎?沒關西都發洩到我身上吧,肚子餓了嗎?早知道我也該多學學你隨身攜帶糖果,渴的話就喝我的血吧。」伊桐還是抱著悠喵,打算繼續訴說他的道歉,悠喵兩眼無神,只知道一直啃,讓自我參在這血肉模糊之間,她用牙齒撕開肉,從肩開始,伊桐毫無反抗,痛覺麻痺似的,再用著祥和的口吻,多想…多想再繼續跟你在一起,多想再跟你鬥嘴,心裡咕噥著這些。

「是不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低估你了,當時我想阿,就只是個七歲的小公主哪來這麼大的口氣。」他自己暗自嘲笑。

「你記得我們在霜陵園交戰那次嗎?總覺得當時看你很不順眼,你記得我們要通過國界嗎?去艾亞納城的時候,說真的我剛開始超不爽你的,誰叫你每次都一直伊桐哥哥、伊桐哥哥的吵,但是我一直沒跟你說吧,你是我第一個朋友,哈哈,城算是大哥那種所以不算……奇怪,我在哭什麼阿。」伊桐擤了擤,緊抱著悠喵,見了白骨,還不死心,悠喵的腦像是被植入命令,殺戮殺戮殺戮!

「記得我抱著你跑嗎?當時我心跳好快呢,我還記得你唱了一首超難聽的歌,我這樣說你會不會更生氣?呵呵,明明都是不久前的事我好像講的變成很久以前的事……我有個請求,你可以…最後再吃我的眼睛嗎?因為我想看著你到最後,說不定可以把你的樣子印在我的視網膜上,盡管你變成現在這樣,耳多也是,說不定我還能再聽到你喊我伊桐哥哥,儘管你聽不進我現在的請求,還有我的嘴也是,因為我還有很多很多話想要跟你說,我沒有跟你說過吧,像是我其實很喜歡你這些話,一起去市集的願望可能達不了,如果你有找到那個人類女孩就叫他跟你一起去吧,但是你走出這座森林嗎?我想我沒有力氣再抱著你跑……」他一個人的獨白,不算可憐,不算遺言,而是他對她最後的告白。

「…對不起…我想除此之外我沒有任何一個詞可以在推諉我的抱歉,我可能連你的那份都一起哭了吧。」他的聲音参著惆悵。

「如果可以,請你,再叫我一次。」

「你是傻了嗎?拜託__再叫我一次吧。」讓痛楚深深刺入心坎,初如電擊,次如刀割,讓一滴滴的情化成鹽灑在傷口上,再以痛苦的神情訴說最溫柔的情話綿綿。

一閃金光閃過墨黑,朝陽,隱隱的原諒那郎人的詛咒,為伊桐的告白給個他所冀望的結局,倘若他的意識還能堅持,倘若她還能清醒,倘若他們倆人能夠一直擁有彼此。

倘若,這都是夢的話。

「阿--!!!!!!!!!!」陽光像是把聖箭闖進了悠喵的淺意識,悠喵抱著頭大喊,伊桐身子左右晃著,但他的眼神還是一直鎖在悠喵身上。

「伊、伊桐哥哥…?」有點語無倫次。

「伊桐…哥哥…」悠喵緊緊貼著伊桐的胸口,去感受他的心搏聲,但是好像,越跳越慢…像是…快死了,她這時才突然發現她剛剛所做的一切。

「…是、是悠喵害的嗎…對不起…對不起……」悠喵不可置信的看著伊桐的頸,一開口似乎還能嚐到血的腥味。

「嗚嗚嗚…嗚嗚嗚…對不起、對不起……」悠喵再看向血跡斑斑的伊桐。

「悠喵…你回來…了阿……」伊桐抽噎的說。

「伊、伊桐哥哥…悠喵、悠喵不要你死……」她孩子氣的彆扭。

「不是…我才不會死…因…因為我可是…伊…桐.桂冰丹.浦……」

一抹傷心與愛閃過泛紅的眼角,天亮了,晨光帶著濃濃的涼意,驅趕那些心靈的波動,烙下深深的影,清風徐徐吹,伊桐語畢,而風留下的絮語,好像是這麼說,悠喵,我愛你。

 

 ……「伊桐!你又鬧事了!」一個女人拉著男孩的耳。

「不是我!是他們自己來找碴!我只是奉陪而已!」男孩拍開女人的手。

「真是,一天不停戰根本就要了你的命。」女人嘆氣。

「就說了不是我阿,算了,我去找澄,他一定懂得。」伊桐跑出女人的視線範圍。

「等等…伊桐!這小鬼總是這麼衝動…」女人手捧在胸口,眼中劃過不安,但在伊桐眼哩,卻只是一些婆婆媽媽罷了。

-

「澄!你要去哪?」伊桐追上澄的腳步。

「我要去一趟糖彩園,你先回去,有什麼事等我回來再說。」澄跳上扇,風一起,星月灣的星體開始轉動,伊桐作罷只能乖乖先回家。

-

「媽,我回來了,澄說他要出去一趟。」伊桐躺上沙發,準備悠哉的度過一整個下午。

「恩。」只有這一聲從房間傳來。

「…奇怪,她平常明明都會叫我做家事…今天反常?」他好奇坐起身,興致勃勃悄悄的走到房門,往裡面窺視一眼。

「呃…媽,你在做什麼?」女人一動也不動的坐在梳妝台前。

「沒有阿,兒子,媽媽只是在看自己臉上的細紋又增加不少…唉。」

「哦……」他一步一步的走到女人背後。

「啪。」彈了手指著著女人發出火球,可惜生疏的一擊沒有擊中。

「你、你在做什麼!?」女人慌張的滿頭大汗。

「嘿嘿,我原本是想給你看我今天在學校學的新技能,誰知道火種沒控制好,唉呦,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兒子什麼都做不好嘛。」伊桐笑笑,手習慣性的摸著後腦勺。

「真是……」女人起身,正準備走出房門。

「啪。」等到女人回過身才發現自己已經被火團包圍。

「你是誰?我媽人在哪?我早就輟學了哪來的學校,給我全部從實招來你這冒牌貨!」他把火團逼得更緊。

「真聰明…一下就發現了,那麼我……」女人的嘴角抽了一下,整個人像是散落的沙娃娃,只在原地留下一攤白沙。

「切。」伊桐握拳收起火,「該死的幻術。」

他把頭探出窗外,東張西望,四下無人,卻在窗角下看見一個紅色的御守。

「不會…騙人的…吧。」他把御守撿起,快速的又跑出家門。

 

伊桐一個人坐在星月灣,手裡緊捏著紅色的御守,嘴裡細碎的自言自語。

「不是你吧,絕對不是,因為我可是百分之百的信任你。」

風起,群星又回到原本的位子,澄跳下扇。

「伊桐?你怎麼在這裡?」他一瘸一瘸的走。

「澄你怎麼了!開戰了嗎?該死,苦蝶園消失了這樣我方霜陵園一點後盾都沒有阿!」伊桐著急的說,左跳右跳氣得不得了。

「不是,你太誇張了,只是單純的魔力反彈,走吧。」澄搭著伊桐的肩,好像又一股…只有伊桐才能發覺的味道…他自己晃了晃腦袋,並跟澄說起剛才發生的事。

他想,回家以後一定能再看到整天囉嗦的媽媽,一定可以的,她哪會丟下自己的親身兒子不管,因為他最常掛在嘴邊的那句話就是,我真放心不下你阿。

「澄…我媽突然不見了,他一定是去艾亞納城的市集吧?等她回來大概會大包小包。」伊桐苦笑。

「恩…一定是的。」澄輕輕拍著伊桐的頭。

「澄,你今天…真的是去糖彩園嗎……?」伊桐低著頭,刻意放慢腳步。

「我今天是去糖彩園阿,不然身上的傷是自己跑出來的嗎?你在星月灣等很久吧…你…在懷疑我什麼?」

「恩。」伊桐在手掌集中火光,打向澄的腹部,他反應快,躲開那一擊。

「手感不好,今天都打不中。」伊桐自顧自的吐槽。

「伊桐!你是不是誤會什麼?」澄距離伊桐二十公尺遠。

「誤會……?我也多希望是誤會。」他握緊拳。

「你這句話什麼意思?」

「你不要再裝了!」伊桐拿出紅色的御守,手伸直,硬是想讓澄注意看著。

「從你踏上雙陵園的第一腳,我就感覺得到你身上的傷口好像不是魔力反彈,而在你靠近我的一瞬間,我就懂了,那是世界上獨一無二,只有跟我媽交手後才回殘留在身上的火藥味。」伊桐鬆開御守,任他落地,澄嗅著自己的衣服,在從口中拿出一個一模一樣的御守。

「我身上沒有火藥味哦,而且你看,我的御守一直放在身上。」只見伊桐撇頭。

「我媽一聲最討厭的就是殘留在身上的火藥味,身為風系的你其實沒注意到也是正常的,因為火藥味早就被稀釋成千萬分之一倍,如果御守在你身上阿,你不要忘了,整個雙陵園最了解你的人就是我。」面對伊桐的嚴肅,澄一如往常的答。

「被稀釋成千萬分之一倍……?就算是這樣好了,但就頻你現在的本能要察覺的機率比千萬分之一倍還小阿,相對的,最了解你的人也正是我。」澄把御守收回口袋。

「你說錯了兩點,你問我為什麼能察覺?我還想問你為誰麼又把御守收回去,因為那根本是假的吧,你除了是風系而且你還是以第一名從幻術系畢業不是嗎?不過你倒是不知道吧,為了破解我不擅長的幻術,我可是在我媽的訓練下苦練很久呢,能察覺低微的火藥味?……原因當然只有一個。」他低語著:「火炬的繩子,迦具的影子,蒼靈、栽物、想戈,燃燒吧,火盾鳥。」伊桐雙手張大,從手掌心射出一隻火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澄的方向衝去,原處大火黑煙冉冉。

「就只因為我是他的兒子。」他吼著,「如果不是你,那就好了。」伊桐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好險我有聽到你的真心話,是不是?伊桐。」伊桐背脊一涼。

「你、你、你!」

「不是被我擊中了嗎……想這麼說對吧?就只因為日玖留的失蹤判斷我是兇手?的確很像你的作為,受過日玖留的訓練嗎?那你還早一千一萬年,應該說…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發、發現什麼?」

「不,應該說,你是什麼時候開始認為…你中了我的幻術呢?」

「你……!」

澄手插腰,搖著頭,再用著一種他曾未見過輕視的眼神鄙視他。

「我管你是怎樣,你不准直呼我媽的名字,你這個叛徒!」伊桐一個箭步來到澄的正前方。

「火炬的繩子,迦具的影子,蒼靈、栽物、想戈,零星的火光,燎原的焚燒,井樹,村底,木偶,唱吧,千年盾。」從背後冒出的小火種如流星般墜落。

「你剛剛說錯了,整個雙陵園,整個世界,最了解我的人當然就是日玖留.桂冰丹.浦!」火光繞著伊桐跟澄越燒越旺。

「竟然還留了一手阿…不錯,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只可惜你,最大的缺點就是怒點有點太低了哦。」澄的身體瞬間消失,出現在圓圈外。

「我剛剛說了,你是什麼時候自以為你中了我的幻術?太晚了吧,打從我們認識的第一天就該發覺才是不是嗎?你早就困在我的網裡,認我玩弄,是該嘉許你,今天這一戰的確是差乎我意料外,但是你認為是靠自己發現的嗎?算了吧就讓你敗在自己手裡。」火勢如同澄所說的如一吞噬伊桐。

「澄‧桂冰丹‧浦_____!」伊桐憤怒的咆嘯。

「其實你並不了解我,就連我的名字也是,我就用我微薄的憐憫心告訴你吧。」澄的手一揮,伊桐視線暗下,「野涉.提普澄。」……視線又亮起,回想…漸漸回想起……

 

 - 「伊桐,你知道世界上最偉大的力量是什麼嗎?」日玖留問著伊桐。

「這還用說嗎?當然是恨啊!只有恨才能使人成長…啊!你幹嘛打我!」伊桐戳揉著自己的頭。

「才不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力量是……算了,不告訴你了。」日玖留站在陽台上曬衣服。

「咦?為什麼不說了?」伊桐抱住日玖留的腳,故意拖住他。

「因為你還用不到,記得我之前硬要你背的咒語嗎?」日玖留停下手邊工作。

「你說的是那個照飾、磨陶、審…審什麼來著…反正就是一長串那句吧?」日玖留弓著背讓自己的視線與伊桐平行,用食指往他的印堂按下,「啊!伊桐的頭稍微後仰。

「你是因為不知道這個咒語的真正力量吧,好吧,遲早都要讓你知道,聽好哦,你在這一生中必會找到『最偉大的力量』的來源,而這個咒語並沒有完成,他的最後一步就是把讓你找到最偉大力量的人、事、物的本質說在其後,嘛、反正你還用不到,你就用這一生去慢慢找吧,而那咒語我在說最後一變:照飾、磨陶……。」……

 

阿,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媽說的那個偉大力量。

「伊桐哥哥!伊桐哥哥!」悠喵的哭樣映入眼簾。

「名字…你的…全名。」

「悠、悠喵.涅奇因.朝萊!」伊桐又緊抱悠喵。

「放心…很快就…就結束了。」悠喵一臉疑問。

「照飾、磨陶、審一,神祇的蠟燭,火玫瑰的梗,照飾、磨陶、審二,牢間的火柴,茫白花的血,照飾、磨陶、審三,悠喵.涅奇因.朝萊。」

周圍的樹從中裂開,天空的頂部也出現裂痕,大地也像閃電劃過裂成N形狀,整個空間崩壞,一景一物逐漸倒塌,巨樹一棵棵倒下,「轟轟轟——」四方傳來巨響。

「喵,伊桐哥哥…這裡好恐怖…」悠喵沙啞的聲音也回復了。

「別怕…我會保護你……」從想起那件事後,伊桐變個人似的,多了不曾有的,足以讓人信任的,依靠,還有一股不畏懼的精神。

「伊桐哥哥…總覺得你……」悠喵被擁在懷裡,傷口的血全凝固了,有點不可思議,在伊桐從夢裡醒來的那一瞬間。

「眼神有些恐怖。」

「我克制不了,心中猶生的憤怒,還有被欺騙的背叛,對不起,悠喵,那麼你還是不要看我好了,如果這麼能讓你不怕的話,那就這麼辦吧。」伊桐幫悠喵梳開瀏海蓋住她的眼。

「伊桐哥哥…你的傷…還痛嗎?」悠喵被伊桐護著。

「不痛、不痛,抱著你就不痛了。」

一聲玻璃碎開的聲音,崩壞的樹林如霧散去,回到那個壯麗的石磚城堡。

 

 「世上最偉大的力量——是愛。」

 

-

 

「斐不見了,悠喵跟伊桐也是,為什麼像是刻意被隔開一樣……」權夏簡直不敢相信剛剛斐在他面前憑空消失。

「這裡真的很怪。」他回頭瞪向澄。

「你抱怨抱夠了沒?」澄冷冷回瞪。

「好了好了,熄火、熄火,他們一定很快就回來了!」水微站在中間當和事佬。

「……」權夏看在水微的份上安靜閉嘴。

「怎麼這麼冷清吶?」這一句話隨著鈴鐺聲到來,地上出現幾片櫻花花瓣,一股清風捲起花瓣,漸漸形成一團花球,花瓣高速旋轉,從花球周圍生出帶刺的藤蔓,一條、兩條、三條、四條,把轉動的花球固定住了,從藤蔓不定處長出心型鋸齒狀的葉,又開出白色的紫薇花,變成淡紅色,又變成淡青色,接著花的生命週期開始枯萎,莖、葉、花都變成黑褐色,而發出臭味,權夏把鼻子摀住,水微則瞪大眼看著花球。

「精彩嗎?花,的一生。」一個女孩子從枯萎的花走出,他的穿著是長洋裝,裙襬下是紛紛落下的櫻花花瓣,沒有腳而是以花瓣的凋零來替代,身後繫著一個金色的大鈴鐺,手宛如落花般輕輕飛揚。

「你們知道嗎?最精采的片段。」女子像造物主一樣,她的身旁都盛滿花草。

「那就是,枯死的瞬間。」又向死神,任意的讓花凋零枯萎。

「和…和弦香…大人…?」水微語畢。

 

-

 

又回到最初…奇怪,我怎麼會說「最初」?明明一直以來都是這樣,蜜糖鐘順理成章敲著,悠閒平靜,日光像泡沫包圍,和平…和平。

 

  - 待續 -

 

我、我、我不要寫了辣好累哦QQ

搞毛ㄚ怎麼寫都寫不完QQ然後越掰越多氣死我了ˊˋ

我要去新的坑我要去新的坑阿!!!!!!!!!!!!!!!!!

然後我欠小罐罐你的文我在找時間還你(逃)

每次都想要慢慢打結果就一直拖然後拖到模擬考月考所以又拖了一個月之類之類ˊˋ

我去睡覺我要去爬枕頭山!!!!!!!!!!!!

 

((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ちゃん 的頭像
露ちゃん

平行宇宙〃

露ちゃ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夏おと

  • 我還以為小傲嬌會死(等等誰是小傲嬌#
    害我淚腺差點崩壞應該是沒死對不對QQQQQQQ!!!!(##

    是說露露我想要重看前世今緣(欸)我想要再看仔細一點##
    麻煩請給我前世今緣全集(我跪
    拜託了QQQQQQQQQQQQ!!!(##
  • 嘎,其實我真的打算讓死傲嬌跟悠喵兩個人共赴黃泉(到底#
    可是我打算這麼做的時後就被某個人敲暈了UAU))))##
    沒死啊沒死,這篇我打算給個HE!!!

    唔哦好的QQ其實我打算整個重寫再把全部都用上來……
    好險之前有把文放到另一個網站不然就死了(嘆氣)
    不過我倒是覺得就讓這個文這樣就好不太希望你們去注意看他因為我會自卑QwQ
    嘎,就是人家一直以來都覺得寫的不是很好……嗯…所以一直拖一直拖……
    好幾次想說我乾脆停文吧不寫了,可是又好像有點不負責

    露ちゃん 於 2014/03/02 16:09 回覆

  • 夏おと

  • 這就是愛的力量!!!!!(##

    求露露召喚使召喚!!!!求傳送們!!!!(你好吵#
    不要阻止我仔細看!!!!(x)

    怎能停搞呢好不容易寫到這裡不是嗎QWQ
    雖然我很期待和平主義者跟30多少年的(欸)可是前世今緣一定要有一個很露露的結局啊!!!(What

  • 那就麻煩他們去死一遍吧)))#

    我、我、我下禮拜搬跟夏音OAOOO!!!!
    可是不要仔細不要認真我會怕(正色#

    就是、就是、就是很想停啊……
    也不能說是好不容易…倒是說寫到這誰都可以吧那樣那樣(蹲角落)
    3056年www我比較想寫和平主義者倒是真的ww
    嗚嗚嗚嗚嗚嗚嗚夏音欺負露露QQ嗚嗚嗚小斐給露露施壓QQ
    嗚嗚嗚權夏你這個笨蛋QQQ(你不要#

    露ちゃん 於 2014/03/02 17:26 回覆

  • 梨子桑
  • 露露妳是神啊啊啊啊啊!!!!!!!!!!
    看了我好虐QQQQQQQ愛是如此恐怖的東西QQQQQQ
    怎麼感覺血腥寫的毫不留情呢(?)
    但是雖然有點恐怖卻又恩、我不會講QQ
    總之整章看下來梨子好感動QQQ跟當時看夏音小說一樣QQ
    伊桐是傲嬌拉拉!!怎麼都是到最後才肯說出自己其實是愛對方呢!!!(<先生冷靜
    露露大人妳要堅持下去!!(拍)妳可以的QQ
  • 我不是神我是冬獅郎跟黑子的老婆///
    小赤才是神!!!!!(磳#
    沒有吧吧吧這沒有血腥阿O______O
    沒有恐怖是恩愛恩愛恩愛and恩愛!!!!!!OWO/
    謝謝梨子的感動我會把他全部吃掉吃吃吃ww
    死傲嬌就是死不認帳啊!!!不過我還是希望他快去死一死OAO
    因為這樣就可以寫完了吧哦呵呵~~
    No我不行的我快放棄了QWQ

    露ちゃん 於 2014/03/02 22:31 回覆

  • 秋雨
  • 老實說我很久以前就看完惹ˊˋ只是沒留言OAQ
    那個時候我好累好想睡(倒
    當下的想法只有一個
    就是露露你為甚麼要這麼虐OAQQQQ
    虐完小斐再來虐伊桐QAQQQ(夠了
    你好變態!!!((不要#
    我要在此死守下一章然後首推加頭香哦AWA(等等你
    推W
  • 有的哦!我有想過你應該是很晚睡很累所以沒回ˊˋ
    我沒有想虐的意思我只是單純想寫精彩她ˊAˋ
    其實我是打算全部人都輪一回的(點頭
    哈哈哈那這樣你們受的了嗎xD
    我不是紳士!!!!!!!O3O3O
    好的你就慢慢死守吧大概一個月後才會發((喂

    露ちゃん 於 2014/03/08 23:07 回覆